*傲嬌受大開

*有國罵請注意#

*看完之後希望他們快去結婚的,請舉手(?

01

他,喜歡天空,藍色的天空
  張千哲趁著課餘的閒暇之間踏上學校建築物頂樓,隨便找個地方放下背包,就這樣枕在背包上望著天空。
……藍色的,天空……
  放空的期間,腦內那些無謂的煩事,似乎就這樣消散了。吶,剩下的報告,明天在思考吧。張千哲閉上雙眼這麼想
  也許吧,大學不就是這樣?看似放得很鬆,選修什麼的、跑堂數什麼的……愛來上不來上是看學生自己對自己的學分有沒有要求,教授部會管太多。被扣學分被死當是學生自己家的事。
只要,不要被扣學分被當就好了……
  「呵呵,又來頂樓了呢。」身邊不知不覺地出現一名女性,她微微笑得坐在張千哲一旁。
  「啊……是阿。今天的天空,很藍,蠻不錯的。」絲毫沒有被嚇到,他很早就知道,那個從小陪伴到現在,就連唸國小、國中、高中甚至到大學都一直會陪伴著自己的玩伴會跑來找他。
嗯……沒有雲的天空,看起來好遙遠……
  「呵呵,今天我約了一個朋友喔,等等要去吃日式拉麵,你來不來呢?」女子輕笑著,雙眼也望向那遙遠的藍天。
  「喔…好啊。加我一個。」勾起唇,收回望向天空的視線,轉向青梅竹馬的身上。
  「那你還不快起來?別讓他人等太久了。」女子揶揄地看向張千哲,手遮掩著微笑。
  「等一下下又不會死。啊,我爬不起來了。」懶散的說了幾句,手順道的擺在女子眼前。
  知道張千哲要她做什麼,只是無奈地笑了笑,接過那隻手,「你啊…真是的。」用力的將張千哲從地面上拉起。
  「沒辦法啊,雖然不是床,但躺久了還挺舒服的。」從地上站起,手拍了拍屁股上的塵埃。
  「是是是。」
  不多說什麼,幫張千哲拎起背包,遞過去。
  「啊,謝啦。」接過背包,背起。
  眼睛不經意的瞥到友人身上穿的那條裙子,有著碎花、底為草綠的長裙。
  「那條裙子……」
  「嗯?是阿,因為覺得太久沒穿了呢……想穿出來,讓它透氣透氣。」女子輕輕拉著裙擺,笑著回應。
  「……什麼讓它透氣啊…那不是去年我買來送給妳的嗎?」張千哲失笑的說。
  「因為很久沒穿了嘛……很喜歡喔!」
  「嗯嗯,妳喜歡就好。」伸手拉過女子的手腕,走下樓梯。
  「呵呵,還是要謝謝你呢,千千。」任由他拉著自己的手腕,跟著走下樓,嘴還是不自禁的笑了出來。
  「什麼謝謝啊……」張千哲小聲地說。
  「吶吶,你等等要吃什麼口味的拉麵?」
  「嘛……豚骨的。」
  「對了,雅御,今年要什麼樣的禮物?」
  「嗯?你送什麼都好,我都喜歡喔!」
  「……是嗎?」
  呢喃著,突然放開雅御的手,一屁股坐上扶手,就這樣順著下坡滑下去。
  「啊!?千千等等啦!」
  「喔喔喔喔——我停不下來哈哈哈!」
  「張千哲!」



  「千千,他是我朋友,叫沈川皇。」雅御手指向一旁的男性,微笑道。
  「……」
  「呦,你好啊,我是黃雅御的朋友。」沈川皇勾著笑容朝張千哲打招呼。
  「……」不說話,雙眼卻盯著眼前的青年。
  「千千?」黃雅御察覺張千哲的不對勁,擔憂地看著張千哲。
  「嗯?喔……你好,叫我張千哲就好。」回應慢半拍的,面對沈川皇的眼神稍稍不悅。
  眼前這名叫沈川皇的青年有著長到腰際的紫髮,綁成辮子的樣子。身上穿著醫生專用的白袍,而身高卻高了自己半個額頭。
  ……他不是醫生吧…一點都不像。
  「千千好奇怪。對了,皇皇要吃什麼?」黃雅御聳肩,並把手的菜單遞到沈川皇面前。
  「蛤?」似乎沒聽清楚黃雅御剛剛說什麼,張千哲挑眉望向自友人。
  「沒事喔。」
  「我就吃……豚骨吧。」沈川皇翻過菜單一遍後,回應。
  「……」滑動手機的手差點把手機甩飛。
  ……居然吃一樣的……
  「好喔,跟千千吃一樣的呢。」接回菜單,黃雅御輕笑,手招了招,請服務生前來。
  趁黃雅御沒發現之時,「咳,我先說,我先跟御說的。所以等等送來,自然是我拿!」張千哲撇著嘴,瞪著沈川皇道。
  「嗯?我知道了。那你大可放心。」面對於張千哲無厘頭的說法,沈川皇淡定的回應,伸手拿起茶杯喝了起來。
  「……」
  那是什麼眼神!是在鄙視我嗎鄙視我的意思嗎?!
  張千哲惱怒的拿起杯子,灌了幾口。接著發現眼前的沈川皇突然面露吃驚的表情,隨後收起表情,撐起臉頰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剛剛是不是…露出什麼表情?
  「對了,你知道你剛剛拿的是我的茶杯嗎?」沈川皇用著很緩慢且清晰的口吻說,有點不明顯的暗紫雙瞳直勾勾的看著張千哲。
  「…呃、?」
  他剛剛說什麼?
  他剛剛說什麼?!
  ——你知道你剛剛拿的是我的茶杯嗎?
  我剛剛喝的…是、是他的喝過的杯子!?
  「呸呸呸!握操!」老子居然用哪傢伙的杯子!
  「千千?!」
  「哈哈哈,小御你的朋友真有趣!」沈川皇大笑著。
  「馬啦!幹你笑屁!」張千哲像是炸了毛般的爆粗口。
  「千千你小聲點,別桌的在看這邊。」黃雅御微皺著眉頭,她輕拍了下張千哲的手臂。
  「呃、抱歉……」
  「哈哈哈…看你發蠢!」沈川皇指根拭去眼角的淚水,對張千哲這麼說了一句。
  「靠杯喔!笑夠沒?」
  馬的笑笑笑!笑死你!
  張千哲咬緊牙關,很不得衝過去把沈川皇的頭給掰下來或是搧他幾個巴掌。
  「啊,笑夠了。因為你太好笑了。」沈川皇停止笑聲,勾哲笑容回應。
  「去你的!」
  「唉呦小千千好兇喔!是小野狗嗎?」眼神充滿戲謔。
  「你才小野狗你全家都野狗!」
  「哎呀……其實你們的感情很好呢。我還以為你們會合不來說,能合得來真是太好了。」覺得有點插不上話題的黃雅御,突然雙手合掌微笑這麼說。
  「……小御……」張千哲瞬間無力感上升。
  妳是哪隻眼睛看到我個這傢伙很要好了啊……
  「啊,拉麵來了呢。」直接忽視張千哲無辜的眼神,黃雅御微笑地望向正捧著碗公的服務生。
  「來,這是皇皇得豚骨喔。」打算要將大碗推到沈川皇的面前,卻被一隻手給阻擋了。
  「千千?」黃雅御疑惑的看向手的主人。
  「咳,我剛剛和那個沈什麼皇的達成協議。所以他讓我先拿自己的。」邊說,眼睛不自覺的向旁邊飄移。
  「是沈川皇。」黃雅御責怪似的糾正張千哲,疑惑地望向沈川皇。
  「嗯,讓小千千先拿吧。」沈川皇不可否認的回應,聳聳肩。
  「…誰跟你小千千啊。」撇著嘴,把拉麵碗拖移到自己面前。
  喔喔!拉麵——鼻子陶醉地嗅了嗅,拿起筷子吸囌的吃了起來。
  「啊啊……吃像還真像條狗啊」撈起麵條,沈川皇看一眼張千哲,譏笑。
  「媽的,你欠揍!」狠瞪他一眼,桌底下的腳直接往沈川皇的小腿踹了過去,卻被巧妙的閃過。
  「你還太嫩了。」沈川皇勾著笑,紫眼下的戲謔些許觸怒張千哲的理智。
  「可惡……吃你的麵啦!王八蛋!」
  「罵別人等於罵自己喔,小千千。品行學著點啊……」嚼著麵條,對於張千哲惱怒的反應,沈川皇將這反應視為往後的下酒菜(*喝酒不好喔
  啊,生氣的小狗
  「你!?…」
  瞬間的詞窮,張千哲想不到有什麼能反駁的話回應沈川皇的調侃,只能閉著嘴默默地將碗中的麵吃下肚。
  「喔?怎麼?詞窮了嗎?」
  「……閉上你的嘴!」
  「哈哈…」
  「……」
  幹你笑屁!

*-*--**-*-*-*-*-*-*-*-*-*-*-*-*-*-*-*-*-*-*-*-*
寫到最後覺得你們好煩燥喔(摔鍵盤
(自己寫你還說#
那個啊...那個...(哪個!?
當我邊寫邊吐槽說著:這裡面的你好幼稚(已笑
友人聽到後,馬上跳起來說:ㄎㄅ那不是我!誰幼稚啊!
真的好幼稚
(友:幼稚你個鬼啦!(翻桌
嗯....我友人真得好傲嬌呢(才不是#
對了,別討厭裡面得女配角喔(指
請把她當成大姊姊得角色(雖然不重要(不是#

((不知為何第一篇很趕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色炫飄 的頭像
黑色炫飄

死亡 . 殆盡

黑色炫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