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阿阿....不知道為什麼... 魯夫好可愛阿阿阿阿阿阿阿!!!!! 艾斯先生帥到爆了阿阿阿阿阿!!!! 可惡...我又不小心開坑了..... 總之..... 我敢打包票.... 我絕對會寫艾魯文和ALL魯文的!!!!(握拳) 魯夫絕對總受呵阿阿阿阿阿阿!!!(你好吵 嗚嗚嗚....我快要被萌死了...... 此部落個的文稿有: 冰漾/ALL漾 艾魯/ALL魯 阿因X小聿 不喜者勿入

【變態與傲嬌的相處方式】

02

 
  深深覺得自己被擺了一道!張千哲憤憤的踹了下地上的石子,並抬起頭狠瞪著正與自己的青梅竹馬談言甚歡的沈川皇。

 打從一開始,他根本就沒想過要給那個沈什麼的王八蛋一個好臉色看。他只覺得……那人很討厭、莫名的討厭。可是,卻又不覺得很排斥……只是單純的討厭吧。

應該、

 「小御,我想我有事要先走了。那我們明天學校見吧。」沈川皇走到一個轉角處停下腳步說。

 「好喔,資料我都放到網路上了,要記得看喔。明天見。」黃雅御微笑的回應,手揮了揮。

 「掰啦!小御、小千千!」

 「誰跟你小千千啊!再叫我小千千我揍你!」

 望著飛快閃人的身影,張千哲憤怒的大吼。不過這麼一吼卻惹來路過民眾的側目。

 「千千,我想我還要準備明天考試的書,我可能要先回去了。」遮著嘴上的笑意,黃雅御另一手輕拉著張千哲的衣袖。

 「呃、好…要我送妳回去嗎?」

 「欸?」

 「就……剛好湊足了錢,上禮拜買我買了感覺不錯的機車。我送妳回家吧。」望著黃雅御稍些驚訝的大眼,張千哲搔著後腦勺露出靦腆的笑。

 面對張千哲靦腆的笑容,黃雅御只是笑了笑,「那就麻煩你了,千千。」

 「呃,什麼、麻不麻煩的阿……」我們不是…最要好的、朋友嗎?張千哲小聲的咕噥。

  但是,明明知道,面對朋友絕對不可能產生那種莫名的情愫。自己的青梅竹馬就好像那個遙不可及的光,只要一碰觸就能感受到那一股溫柔,能夠靠近、碰觸,卻不容許一點的沾汙。

 「那就走吧。」拉過黃雅御的手,走向自己的學校。

 張千哲一直都知道他自己和黃雅御之間是不可能的,可是想多留戀那份溫柔,雖然都知道自己的青梅竹馬是對任何人溫柔的。是姊姊、是朋友、是母親的溫柔……

 只是,想貪戀於對自己專屬的溫柔……

 替黃雅御扣上安全帽的扣環,張千哲朝那雙屬於他黑亮的墨瞳盯了好一會。

 「……千千?」黃雅御在張千哲眼前揮了揮手。

 「…呃、什、什麼是?」回過神,張千哲放開扣扣環的手。

 「在想什麼?今天的你,有心事?」黃雅御沒回答他的話,反問著。

 「…我?我,沒事……真的。」

 「……真的嗎?」脩地不知從哪拿出的眼鏡掛在臉上,黃雅御輕推了一下,讓鏡片閃了下光芒。

 「…真的。眼鏡是從哪裡來的阿……」不由得吐槽,張千哲一臉無奈的看著黃雅御。

 「呵呵,當然是口袋啊!不是要騎摩托車嗎?」黃雅御收起眼鏡,調皮的笑著。

 「啊,知道了。」跨上機車,將中架踢開。

 「…嗯…」

 「怎麼了?」

 「我穿裙子呢……側坐是不好的行為。」黃雅御思索後,回應。

「…不然我借你外套,妳放在大腿上,至少不會飄起來走光什麼的。」張千哲脫下外套將外套遞給黃雅御。

「嗯嗯,謝謝千千。」接過外套,報以微笑。

 「不、不會……」

 黃雅御跨上機車後座,將外套放在大腿上,順便整理下裙襬用臀部壓住。

  「好囉。」拍了拍張千哲的肩。

 「恩,走咯。」

─────────────────────────

  走到一棟建築物前,張千哲手中拿著兩本厚重的手冊,望著高聳的大樓發呆。

 雖說自己跟青梅馬是上同一所大學,可是卻是不同系,連就讀的大樓也不同棟。

 ……雖然答應御要在下節課前要把課本送過去沒錯……可是我哪知道妳的是哪一層哪一間教室啊?!

 內心不留情的吐槽,望著高聳的建築物可說是望塵莫及。

 離下一堂課還有二十分鐘阿……會來不及吧……

 張千哲硬著頭皮走入大樓內,打算一間一間的找。就在這時發現不遠處熟悉的身影。

  超明顯的紫毛馬尾辮。

  看向那個孰悉的身影,張千哲的嘴立馬撇成注音字的ㄟ。

  那個混帳阿……一來就看到那個王八蛋他媽的怪不爽的!

  可是偏偏又想到那人跟青梅竹馬同一班,除了那人外,黃雅御其他的同學自己壓根兒都不認識。

  ……該不會,真的要求助於那傢伙了吧……

  張千哲內心掙扎著,瞪著沈川皇閒晃的身影。腳要走不走似的定格在那。

  「……切。」

  嘖了聲,扳著面孔走過去。

  接著抬起腿,從沈川皇身後踹下去。隨後不免是陣痛呼聲。

 「痛痛痛--哪個白目、啊,小千千是你啊。」回過頭瞪向罪魁禍首,認清來人後,沈川皇露出戲弄的笑容邊拍了拍褲子上的鞋印。

 「去你的,誰跟你小千千啊!」張千哲撇著嘴回應,眉頭皺得更深。

 「啊哈,誰回應就指誰。」

 「媽的……」

 「哈哈,你來幹嗎?應該不是找我吵架的吧。」沈川皇問,手指著張千哲手中的兩本課本。

  「嘖,沒你這麼無聊。小御忘了帶下節課要用的課本。」舉起手中的課本,回應。

  「喔唔喔……幹嘛這麼認真?翹掉就好啦!」沈川皇開玩笑的提議著。

  「媽的,別亂教我的御!」

  「…喔…?你的御?」抓住關鍵詞,沈川皇輕挑著眉,唇角勾起。

  「幹嘛?」

  「在一起多久啦?我怎沒聽小御說?」走近張千哲,輕輕撞了下他的手肘問。

  「…沒在一起。我們只是青梅竹馬。」張千哲撇過臉,垂眸。

   「這樣阿…那你喜歡小御?」沈川皇的臉更是靠近張千哲,兩人的距離僅剩沒幾公分。

  被他這麼一問,張千哲微愣,「…喜、喜歡吧,阿、靠北你那麼近幹什麼!」轉過頭,就看到放大版的臉和那雙暗紫色的雙瞳,不免是驚嚇,手直接推開沈川皇。

  「哈哈哈!原來你會嚇到!」

  「Shit!靠這麼近誰不會嚇到啊!」

  而且還差點親到嘴吧!

  張千哲抹了抹嘴,皺深了眉頭。

  「又沒真的親到,你在緊張什麼?」沈川皇攤著手,揶揄的看了他一下。

  「切,干你屁事!御的教室在哪?」張千哲滿臉的不悅,並朝沈川皇比了中指。

  「嘛……我對朝我比中指的傢伙可採取不理的態度喔。」沈川皇笑著回應。

  啊啊……暴躁的野狗啊……

  「……媽的……」

  這個王八烏龜……

  張千哲低聲咒罵,隨後深吸一口氣。

  「嗯?」

  「我說…沈川皇,請你大慈大悲的告訴我,你的教室在哪?」咬著牙,隱忍著想揍人的衝動,張千哲努力擠出笑容慎重的問。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呢?」沈川皇仍是大言不慚的反問,將張千哲的所有舉動視為樂趣。

  「……」望著那不經意過大的笑容和反問,張千哲一字臉的不語。

  去你的老子好想揍他! 張千哲額上爆滿青筋。

  「…那麼…」清一下喉嚨,「呀──非禮啊!!」接著是陣怪叫。

    「靠杯啊──!」

  怪叫與國罵迴盪在走廊各角落,走動的學生隨著這兩種叫聲紛紛停下腳步朝他們的方向看,並小聲私語。

  「馬的非禮個屁啦!」沈川皇炸起毛叫罵。

  「你不告訴我教室在哪,我就再叫一次」

  「來啦!」

  「喔。」

  百般不樂意的帶領著張千哲到教室,沈川皇覺得自己居然會被這傢伙給反將一軍。

  「欸,這裡等,我叫人。」沈川皇把張千哲丟在教室門口,走入教室。

  只是“嗯”了一聲回應,看著沈川皇走入教室後,張千哲把頭朝教室內望了望,眼睛正追尋著好友的身影。

  而沈川皇走到一個位子旁,向黃雅御說了幾句,隨後做回自己的位子上,手撐著頭發呆。

  「啊,千千謝謝你幫我拿過來。」黃雅御走出教室,臉上掛著微笑,並伸手接過課本。

  「才不會哩…這是應該的。」張千哲搔著頰,露出靦腆的笑容。

「呵呵,這樣麻煩你。來,這是昨天考的餅乾,給你吧。」黃雅御從一個小包袋內拿出一包餅乾遞給張千哲。

  「恩,謝啦。」接過餅乾,張千哲仍傻笑著。

  坐在自己位子上,看著門外那兩人的舉動。沈川皇的內心突然泛起莫名的酸澀感。

  原來這傢伙笑起來是這樣啊……

嘴角撇了撇,桌上放著那本自己還算喜歡的生物解剖大全,這下沒什麼心情可看了 。

  說到底,

  誰喜歡上誰,只有自己發覺的那刻才明白。 

-----------------------------------------------------------
我終於...終於打第二篇了!!!(萬歲!!!!!
其實我的草稿到要到第七篇初了....
寫第六篇的結尾時...
腦袋不禁地閃過一句話
"其實阿皇你是個變態對吧!?"
((自己寫的還說別人##
總之...
芊芊阿...請你快點嫁人去吧(期望w(遮臉(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色炫飄 的頭像
黑色炫飄

死亡 . 殆盡

黑色炫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行 銷 軟 體
  • 家時事地還就開年作生爾也文裡發這,看他都有實個聲個

    助○您﹍的﹋產品廣﹍為﹋人知
    snipurl.com/286jm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