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阿阿....不知道為什麼... 魯夫好可愛阿阿阿阿阿阿阿!!!!! 艾斯先生帥到爆了阿阿阿阿阿!!!! 可惡...我又不小心開坑了..... 總之..... 我敢打包票.... 我絕對會寫艾魯文和ALL魯文的!!!!(握拳) 魯夫絕對總受呵阿阿阿阿阿阿!!!(你好吵 嗚嗚嗚....我快要被萌死了...... 此部落個的文稿有: 冰漾/ALL漾 艾魯/ALL魯 阿因X小聿 不喜者勿入

09 

 

一手拿起符咒,在嘴邊默念幾句咒語,再朝者空處丟。不同的結界、縛術在空處變化成不同的型式。

 

  但是丟的主人,卻是一臉心不在焉。在下一秒終於發生意外了。

 

“碰!!”巨大聲響傳遍整個庭院,空地有一部分被打出一個洞。

 

「…阿…」心虛的小聲慘叫,露出的左眼瞪大。

 

愣住的同時,頭便被敲一記。

 

「主人,您不專心。」身後發出女聲,綠色眼瞳險些嚴肅。

 

漾漾轉頭,望向亡的雙眼,「…亡…」小嘴啟口。

 

「有什麼事嗎?我的主人。」亡彎下腰與漾漾平視問。

 

「那個…你們……有手機嗎?」眼神飄移,上齒咬下唇問。

 

「嗯?!」

 

「有嗎?」

 

 「…沒有,主人問這個做什麼?」看著漾漾聽見自己的答案,大大的墨瞳透露出一絲的光彩。亡開始起疑。

 

「沒、沒有!亡,今天我想吃義大利麵。」說完,不等亡回應直接快速的跑進宅裡。

 

「……」望著自家主人的背影,挑著秀眉也轉過身,腳邊的亮物引起自己的注意,亡低下身撿起。

 

自己的手鐲都掉下去也沒發現嗎…?亡撿起掉落的黑色手鐲放入袖口內。

 

主人的異樣…寂沒發現嗎?

*-**-*-*-*-*-*-*-*-*-*-*-**-*-*-*-*-*-*-*-*-*-*-*-*-*-*-*-*-*-*-*-*-*-*-*-*-*-*-*-*-*-*

 

  拿著手機,點開電話紀錄簿。從上頭的第一個人的電話一直看到最後一個人;再從最後一個人往上看到第一個,就這樣來來回回看了幾十遍,心裡好不開心,臉上的笑容逐漸擴大。

 

「原來這就是手機阿……」漾漾小的感嘆,內心十分興奮。

 

「米納斯、米納斯!是手機耶!」如同單純的孩子,朝著母親炫耀著自己的寶物。

 

主人雀躍的心,在一旁的米納斯不由得露出微笑,她懷抱著漾漾,如水的溫柔漾漾在她懷裡蹭了蹭。

 

『好了,主人。把手機收起來吧!該洗手等等卑要來叫您吃飯了。』米納斯柔聲說。

 

「嗯嗯!」漾漾聽話的收起手機,跳下床走到浴室裡。

 

“啪噠”門打開,走入內的是頭赤髮的男人.卑。

 

「主人……見安,米納斯妲莉亞大人。」卑走進來發現米納斯後,點頭道。

 

『卑,不用那拘謹。可以的話就喊我米納斯吧!』米納斯輕笑說。

 

  「……好的。米納斯,主人他…」

 

「好了,卑。米納斯,先休息吧。」從浴室走出,漾漾朝米納斯道。米納斯微笑點了頭,拍著蛇尾回到晶時內。

 

  「卑,餓了。」小手抓著被的衣襬說。

 

  聽到漾漾說的話,卑只是微笑,「那主人,我們去吃飯吧!」卑任由漾漾抓著自己的衣襬說。

 

「嗯,一起……」

 

「是,主人。」

 

  只要是您的願望,我們都會幫您達成……

 

  「亡,義大利麵,好吃!」漾漾將最後一口麵吃下肚,嘴角沾上肉醬的痕跡。

 

  嗯,謝謝主人誇獎,不過主人您也真是的。」綠眼盯著樣樣嘴上的醬汁,從袖口取出手帕,擦了擦漾漾的嘴角。

 

 「唔……謝、謝謝。」等到亡挪開手後,漾漾一臉艷紅的低頭。

 

 見狀的亡只是抿唇而笑,伸手直接摸著漾漾的頭,「主人,您真可愛。」

 

 突然,亡感覺到自己掌下的孩子開始有股不對勁的跡象

 

 「…主人?」

 

 只見漾漾的瞳孔不斷收縮,身子不停發抖。

 

 「…沒事…我…沒事……」嘴不停喃喃自語。

 

 「…主……」手正要搭上漾漾的肩,卻遭到嚇阻。

 

 「亡!讓開!!」

 

 「寂?」亡扭過頭,殊不知自己處於危險之下。

 

 漾漾雙眼無神的望向前方,手不知何時出現符紙,而紙在漾漾手中化為雙巨刃。

 

 「…不要…不…別過來……別過來!!」將亡給用力地推開。

 

 頭抬起,無神的墨瞳望向寂和卑所站的地方。接著,用著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消失在原地。

 

 「主人?!寂小心你後方!」卑左右探望,赫然發現一個嬌小的影子在自己和寂的後方。

 

 巨刃無情地劃下,寂勾起唇,舉起左臂擋下攻擊,紅眼朝卑使個眼色,要他讓開。

 

  「寂你…!」卑看著寂的動作,心裡不禁捏把冷汗。

 

 「我部會傷害到主人的,放心。」寂邊說,手邊防著漾漾的攻擊,紅眼不經意地瞇起。

 

 「…嗯,我去拿安定藥。」說完,往櫥櫃跑去。

 

 不再搭理卑的動作,直視著前方,他的主人。空洞的左眼,眼底盡是悲泣與痛苦。

 

 他的主人阿,活在那樣的日子哩,無法走出的傷痛侵蝕他的日夜。

 

怎樣的心情?

 

 曾經他和卑還有亡想過,如果一直陪伴主人的身邊,主人就會打開心房,對他們依賴…

 

 結果這麼想,還真是…太自以為了。

 

 我的主人阿,您如同那高嶺之花

 

 您是那樣的悲傷

 

 不管我們如此陪著您,您還是不肯撤下心防嗎?

 

 但,盡管如此,我們還是會在您身旁的

 

 直到……

 

 「寂!快把安定藥給主人吃!」卑將手中的藥袋拋給寂。

 

 接過要帶,寂回過神看向漾漾,面對著持著武器的主人,內心有種被針扎到的刺疼感。暗下眼神,快速地衝向漾漾。

 

 「……卑那混帳,居然忘了把藥袋給吾拆開……」小小聲的咕噥,手舉起小聲說句抱歉,便把漾漾打昏。

 

 看到寂將主人打昏後,卑瞬間傻眼,嘴角微微抽搐著。

 

 「…寂你…」居然把主人打昏了?!看著朝自己走過來,懷裡還抱著漾漾的寂,被他很瞪一眼,卑止住嘴。

 

 將漾漾攙扶在右手臂上,另一手拿起混著藥的水,灌到樣樣的嘴裡

 

 餵完漾漾後,寂立馬抱起漾漾。朝卑丟下一句"抱主人回房"後,便離開飯廳。

 

-*-*-*-*-*-*-*-*-*-*-*-*-*-*-*-*-

 

 打開走廊盡頭那扇水藍色的門,納入眼的是美麗、巨大的龍蛇精靈,她一臉擔憂的看向寂懷裡的漾漾。

 

 「…米納斯大人,主人他…」

 

 『寂,不用說了,吾都知道。把主子放到床上吧。』米納斯招呼著寂,請他將漾漾放到床上。

 

 寂放下漾漾後,替漾漾蓋好被子。看著那張淨白的小臉,寂心裡泛出心疼。

 

 緩慢的起身,正要出房門的腳被一到聲音給停下。

 

 『寂,請你別怪主子。主子還是無法忘記那天所發生的事,他無法放下心防部是你們的錯,希望你們別錯怪自己。吾想,總有一天他會打開心房的…』米納斯說著,溫柔的聲調帶出一絲淡淡的擔憂。

 

 聽著米納斯這一番話,寂深吸一口氣,「…吾知道,吾…一直都知道…吾只是…」

 

希望主人能夠,對我們依賴點…

 

 背對著米納斯,寂看不到她臉上的表情,只是留下支字片語,道出"告辭"後,關上房門走下樓。

 

 來到大廳,只見卑正發揮療癒能力治療躺在沙發上的亡。

 

 「阿,寂,主人他…還好嗎?」亡看到寂朝著他們的走來,馬上從沙發上起身。

 

 「傷重,就別起身了。主人他還好,在休息。」寂坐到另一張沙發上,隨手到了杯茶潤喉。

 

 「主人沒事就好…奴家聽卑說汝攻擊主人,奴家快嚇死了!」亡一臉鬆了一口氣道。

 

 聽見亡如此說,寂黑了一張臉,眼神筆直的往卑掃射過去。被指名的卑哈哈乾笑幾聲。

 

 「阿…因為…看到你突然朝主人衝過去,還以為你會攻擊主人阿。」卑搔著那頭艷紅的頭髮邊說。

 

 「…你這傢伙…」聽他這麼說,寂瞬間以為自己額頭上似乎有三條黑線。

 

 「呵呵,如果是寂的話,奴家想,也許很有可能會傷到主人…畢竟寂是專於果斷了直的方式呢!」亡輕笑幾聲,一語戳中寂的痛處。

 

 「……亡……」

 

 「若是卑的話,奴家也很怕卑會傷到主人阿。因為卑汝的屬性是火爆的攻擊方式。」

 

 「……」卑一臉被打擊到的眼神看向亡。

 

 「同感。」寂附和著。

 

 「唔、……」

 

 看著被打擊不堪的卑和在一旁笑得十分開心的亡,寂勾起唇露出讓人難以察覺的笑容。

 

如果可以,

 

只希望主人能夠解下心防,朝我們露出笑容…

 

如果可以,

 

能夠對我們依賴些嗎?

 

*──*-*-*-*-*-*-*-**──*-*-*-*-*-*

 

 「冰炎,你最近還好嗎?」甩甩手中的血漬,紫髮青年問。

 

 被慰問的銀髮青年只是瞥他一眼,搖搖頭說"沒事"。便起了身,從口袋裡掏出手機嗶嗶的回報任務。

 

 看著異常沉默的搭檔,夏碎只是不語的勾起唇笑。雖然冰炎本身就不是很多話的人,但瞧瞧那身後鬱卒的黑氣,活脫脫的就像是被人拋棄的笨蛋兔子!

 

 「阿,確定不是那位學弟煞到你?」夏碎笑著說,紫眼必是一絲的算計。

 

 「靠!」                                                                                                         

 

 不意外是個爆粗口的話,夏碎仍是帶著笑容,殊不知內心的他已經在地上狂笑並打滾個三、兩圈。

 

 「哎呀,若不是那位學弟讓你今日漫不經心,那還有什麼事會讓你這樣?」過度燦爛的笑容,在冰炎眼裡格外刺眼。

 

 「……要你管!」冰炎咬牙,撇過頭,不想再看到夏碎燦爛的笑。

 

 小小的動作,在夏碎眼裡可是一個大笑話。夏碎瞇起眼,身後彷彿有條狐狸尾在晃動著。

 

 「喔喔,這樣就生氣了?冰炎這可不像你……」

 

 「藥師寺夏碎!」

 

 「阿哈哈哈,我先走了!小歲在等我呢!」語畢,腳下的移動陣帶他離開這危機的現場。

 

 「嘖。」

 

 看著夏碎快速離開自己的視線,冰炎只想比中指…收起幻武,腳下的移動陣啟動。

 

……如果對象真的是那學弟的話……

 

也許可以

 

 似乎有什麼東西落入冰炎的心理,悄悄的悄悄的發芽、生根。

 

 直到很久之後,冰炎才發現自己已經落入那情網中。

 

不可自拔

 

 

 

 

 

 

 

 

 

 

 

 亮光消逝,納入眼的是讓人顯的清爽的白園。

 

 「冰炎學長———這裡!」金髮學妹揮高手大喊。

 

 萊恩˙史凱爾、千冬歲、夏碎和方才那位對自己揮手的米可蕥都在不遠處的樹下吃著午餐,但就是沒看見那個學弟。

 

 矇著眼的學弟
 一絲的失落在冰炎心裡擴散,冰炎微微皺眉頭,姑且就將那絲失落感當作錯覺吧!

 

 冰炎走向他們,夏碎勾起笑打了聲招呼,手還不安分的摸向千冬歲,卻被打了回來。

 

 「冰炎學長,要吃午餐嗎?」米可蕥甜甜的笑容問,雙頰有小小的紅暈。

 

 「不用,謝謝。」冰炎似乎沒看到的拒絕,眼不停掃射周圍。

 

 「噢……沒關係。」米可蕥沒有因為被拒絕而不高興,只是小小的失落感。最後還是堅強的勾起甜笑回應。

 

 「……默呢?」冰炎問。

 

 「阿,小默他今天請假喔!他好像身體不太舒服……」米可蕥回應,碧綠的雙瞳流露出擔心。

 

 「身體不舒服?」

 

 「恩,歐羅妲說,小默的監護人早上有打電話來幫小末請一天的假…唔…好希望小默的身體趕快好起來!」

 

 「……」

 

 

 

 

 *--*-*-*-*-*-*-*-*-*-*-*-*-*-*-*-*-*-*-*-*-*-*-*-*-*-*-*-*-*-*-*-*-*-*-*-*-*-*-*-*

我...我終於開打打到九篇了了了了!!!!!!!!!!

終於...(感動#

想我嗎??阿哈哈哈哈我知道你們想我哈哈哈哈哈(笑屁#

我知道我拖稿拖好久...(土下坐

但是我沒有悔意(淦#

開玩笑地開玩笑的哈哈#

呃....媽媽系列不會停刊啦...寂亡卑也不會停刊啦...

放心放心~~

日後會準時兩個禮拜更文的((相信我!!!!!!!!(真誠的眼神#

還有阿...

其實我想把寂亡卑印刷成本...來販售

(當然,封面和後記漫畫都全程出自於我的右手W

但問題是...

各位讀者您們是想要咱販售番外篇還是正文?

阿....這邊的後記應該是這樣...吧.....

(褚恩:咳,請問...作者大人我們的出場系列呢?((危笑##

呃...這.....(退步

(褚彌:想去哪阿你這傢伙(三七步(擋路(眼神不爽#

我想去上廁所#(淦#

(褚伊瑟:不用去上了...我們會好好的讓你上不出來(搭彌的肩(眼神不爽(冷笑

呃........這這這這!!!!!!!!!!?(你們到底想幹嘛?!!!!!!!((驚恐

(褚洛斯:當然是揍你((亮出換武(冷眼瞪#

不要啊啊阿啊啊啊啊啊啊啊!!!!!!!!(打死我你們找誰寫文去啊###########

(對了,出場費這東西我一定沒有#(欠扁#

(褚彌:揍死他##

(其餘三個:喔喔!!(開扁作者#

 

 

P.S. 對了,各位讀者啊...

如果在這邊不常看到本作出沒時...您們可以到旁邊的"連結"一欄那裏有"讀者Facebook催稿專用系統"((老實說本作常在那裏打混摸魚(淦#(真敢說#

請來催稿XD(你們不催我好寂寞(ㄎ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色炫飄 的頭像
黑色炫飄

死亡 . 殆盡

黑色炫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井
  • 哦喔喔哦喔喔!!!
    終於!!
    我等了好久等了好久!!
    可以出本番外嗎??
    因為要我這樣等到拿到本子才能看到下一篇我會死orz
  • 深藍
  • 好喜歡大大的文,如果出本本的話,我一定會買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