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阿阿....不知道為什麼... 魯夫好可愛阿阿阿阿阿阿阿!!!!! 艾斯先生帥到爆了阿阿阿阿阿!!!! 可惡...我又不小心開坑了..... 總之..... 我敢打包票.... 我絕對會寫艾魯文和ALL魯文的!!!!(握拳) 魯夫絕對總受呵阿阿阿阿阿阿!!!(你好吵 嗚嗚嗚....我快要被萌死了...... 此部落個的文稿有: 冰漾/ALL漾 艾魯/ALL魯 阿因X小聿 不喜者勿入

02

 

  「歲,怎麼了?」紫髮與少年相同髮色但眼睛卻是紫色的青年問。從剛剛一直盯著眼前的人一下張嘴要說些什麼,又突然皺眉、搖頭繼續把桌上的菓子吃掉。

 

 「沒什麼。」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鏡,接著下巴被人抬起,對上青年的臉。

 

   「呃…夏、夏哥……」

 

   「千冬歲……告訴我,怎麼了?」青年直勾勾的看著少年,嘴低喚少年的名。

 

   「呃…我…我…」名為千冬歲的少年臉瞬間爆紅。臉、臉……夏碎哥的臉好近!!千冬歲的腦袋思緒十分的混亂。

 

 「歲……」

 

  千冬歲紅著臉推了推夏碎靠過來的身體。直到成功的將夏碎推回原座,千冬歲才冷靜的推推眼鏡,但臉上的紅暈還在。

 

  「昨天…我和萊恩遇到一個人。」

 

  「哦?是認識的嗎?」

 

 「不認識。但他給我的感覺很怪,他似乎不是壞人。他的靈魂很乾淨。不過有關他的情報被封鎖住了。」千冬歲說。

 

 「嗯……他的長相呢?」下巴摸索問。

 

   「他的長相……我看不到他的眼睛,因為被被矇上一層布;然後,他身上好像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感覺上很強。」

 

  隨著千冬歲的解釋,夏碎的眼微微瞪大。

 

 雙眼被矇一層布……那不是幾年前,公會下令要追補的人嗎?

 

 *--*-*-*-*-*-*-*-*-**--**--*-*-*-**-*--*-*-*-*-*-*-*-*-*-**-*--*-*-*-*

 

 鏘啷!銀色湯匙在盤子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吃不下。」黑髮少年向旁人說。

 

 聽見少年的命令,站在一旁的僕役馬上撤收盤子,並上一道甜點。

 

 「……主人,您吃不下為何還想吃甜點?」黑髮男子.寂有些無耐的問。雖然看那麼多次,但還是想問。

 

 被問題丟到的少年愣了一下,再恢復平靜的說:「……裝甜點的味是不同的!」十分堅持自己的說法。

 

 「……」

 

 所以您是有兩個胃是嗎?!寂不禁在內心吐槽。

 

 看著少年吃著甜點露出幸福的模樣(就算一臉面無表情還是隱約看得到身旁出現不少小花),寂沒再多說什麼。

 

 等少年吃完後,寂走近少年身邊「主人,吾認為……您該是就學的時候了。」他說。

 

 擦嘴的手瞬間定格一秒,少年回應似的點頭「明天…找無殿,一起。」少年小小聲的說。

 

 「是。」

 

 「……寂……」少年呼喚男子的名。

 

 「怎麼了?我的主人。」感受到少年的情緒,寂擰眉一下。

 

 「……你們,不會離開,對不對?」少年問,未矇住的左眼透露出一絲哀傷。

 

 他在害怕……

 

 兩歲到十六歲以來的記憶  只有黑暗與孤寂……

 

 以及倒在血泊中的雙親。

 

 好久沒有回去了……

 

 他的家在哪?

 

 他想,他連自己的父母葬身在哪也不知道吧!

 

  那一夜,充滿血色的夜晚,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看著自己主人微微顫抖的身子,寂憐憫的伸出手摸了摸少年的頭,安慰著那位擁有強大力量卻吃了不少苦的可憐的孩子。

 

 他的主人阿……

 

很純真、很善良

 

 在略微強勢的外表下,心卻是比別人還要軟

 

 時時刻刻都要關注自己身旁的僕役們,有沒有吃飯、睡覺

 

 雖然,在那張無表情的臉上看不出來

 

 有這麼樣的一位好主人,要在這廣大的世界中哪找得到?

 

 「吾和亡還有卑會永遠站在您身邊,保護您不受任何傷害與障礙。」

 

 「……嗯。」

 

 從他逃出那黑暗的牢獄那刻,寂、亡、卑就如同他的家人般陪伴著他。

 

 「……想睡……」少年揉揉眼說。

 

 「那就睡吧,主人……」

 

-*-*-*-*-*-*-*-*-*-*-*-*-*-*-*-*-*-*-*-*-*-*-*-*-*-*-*-*-*-*-*-*-*-*-*-*-*-*-*

  「小朋友~~」一頭藍髮、嬌小的女孩衝過來。

 

  但,女孩卻被人拉住,「扇大人,請勿對主人無理。」卑擋在女孩面前說。

 

  「吼~真掃興诶!今天又碰不到小朋友了!」扇一臉不悅的回到位子上發呆。

 

  忽視剛才的插曲銀髮青年開口「獄之主,請問有什麼事讓你前來?」冷中帶點溫柔的問。

 

  「回傘大人,奴家和寂、卑認為主人該是就學的時候了。」回答的人卻是少年身旁的褐髮女人‧亡。

 

  「什麼!」坐在椅子上吃點心的扇和另一名女子驚訝的大喊。

 

  「漾漾小朋友你該學的都學完了,為什麼還想上學?」扇跳下椅子說。

 

  「對阿,小漾漾,無殿的書你也差不多都鑽研完了……」鏡還想說什麼,卻被打斷。

 

  「安靜!讓孩子自己說。」傘冷喝出,銀眼看一下一直被叫漾漾的少年。

 

  「……圖書館,學習。」漾漾坐在卑搬來的椅子上說。雖然雙眼被矇住,但還是可以知道發問者在哪。

 

  「阿啦!想去圖書館早說嘛!只要幫你辦個許可、唔!」吵鬧的嘴瞬間被鏡摀住。

 

  「漾漾你的意思是,想去學校圖書館逛逛,順便學習同懠關係嗎?」知曉漾漾想說什麼的鏡問。

 

漾漾點點頭沒再多說什麼

 

  「是說,漾漾小朋友你的眼睛看得見,為何不把布拿下來?」扇扯開被摀住嘴的手問。

 

  「……光明、太亮、不習慣。」漾漾簡潔的回應扇。

 

「鏡大人,若主人在學期間,公會追兵來貴校捉拿主人怎麼辦?」卑問。

 

  「我們身為無殿三主的會協力擋下來的。」十分肯定的說。

 

  「漾漾小朋友是我們心中的好孩子,就算是妖師一族,漾漾小朋友的本性是不變的!公會他媽的老娘早就不爽很久了!老娘絕對不會把可愛的漾漾小朋友交给公會勒!」扇在一旁搭腔,但話裡的某個字眼讓所有人頻頻皺眉。

 

  「扇妳講粗話!」傘皺眉看著扇。

 

  「請扇大人不要講粗話給吾主聽。」亡放開放在漾漾雙耳的手說,她早就料到扇一定會說出某個不該聽到的字眼讓主人聽到。但她沒發現被她保護的主人因為她的碰觸而皺眉。

 

  不太喜歡有人碰他……

 

  「嘿嘿,抱歉。」

 

  「十分的感謝,既然您們都這麼發誓了,我們就先離開了。」

 

  「那明日我會請武神過去貴府會知漾漾小朋友的新生訓練日和教室地點的!」扇轉過頭說。

 

  「謝謝您們,無殿三主。」漾漾緊捉著寂的衣角說,身旁的人也跟著行禮,旋渦出現,四個人影不在。

 

  看著四人的身影消失,扇笑說:「總覺得,漾漾的那三隻有些保護過度吶!」

 

  「呵!那是好事不是嗎?這樣漾漾才不會胡思亂想。不過他們還真挺像弟控的哥哥姊姊呢!」

 

  「……」完全不想加入那奇怪的談話,傘繼續飲自己的茶。

 

  那年的事件開端,很快就會所揭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色炫飄 的頭像
黑色炫飄

死亡 . 殆盡

黑色炫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夏夜夢
  • 漾真的...我受不了了![暴走狀態,,還一邊暴走一邊說好可愛呀...]
  • 呵呵~~漾漾很可愛的~~
    我很萌漾漾小朋友的~

    黑色炫飄 於 2012/11/17 17:14 回覆

  • 小彩虹
  • 所以說,那三個式神像是冥玹,然,跟希雅?
  • 耶耶?!!
    寂.亡.卑不是式神阿...(他們其實是守護獸(嗯?!劇透了?!!
    他們的個性阿...之後你會看到他們的個性的...

    黑色炫飄 於 2013/08/29 16: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