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他一定要殺了那個女人!早就跟那死老太婆說他才不要接什麼代導學弟、妹的的case!每個人活的像是花癡一樣看他他都快被煩死了!一頭銀紅的女、不,是男人怒氣沖沖的急行在無殿的走廊上。

 

  「喂,死老太婆你給我出來!」踹開礙眼的房門,不意外的看見那驕小的藍髮女孩。

 

  銀紅青年死瞪著眼前的女孩,不管過了多少年,他對這女孩無任何的好感,只有怨恨。還真虧那死女人是他師傅。

 

  「唉呀~臭小子真沒禮貌!對師傅講話是這樣的嗎?」扇雙手扠著腰數落。

 

  「吵死了!沒事叫我去接什麼代導!」男子怒氣氣在頭上,臉色十分的難看。

 

  「哎呀哎呀,小冰炎~接代導不好嗎?」

 

  「誰要阿!為什麼是我!給我去另外找人!」反正他們到很樂意接下這份工作!何況這次居然連基本資料和照片都沒有代導個屁阿!

 

  「呵呵~不行喔!這次可是指定要你去的,冰炎小朋友~拒絕什麼的都不行喔!」扇拿著扇子指向冰炎,嘴神秘的微笑。

 

  「……」冰炎咬牙無法再多說什麼。靠!到底是哪個混帳種族!最好不是花癡,不然我見一個殺一個!

 

  「冰炎你就放心吧!對方是好孩子呢!」剛走進來的鏡微笑說。

 

  「……算了!我接就是了!」既然鏡師傅都這麼說了……冰炎終究妥協。

 

  「哎呦~真偏心阿,小冰炎就這麼不相信我?」在一旁的扇看到冰炎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不悅的說。

 

  「鬼才相信妳!」冰炎用鄙視的雙眼瞪扇。

 

*--*-**-*--*-*-*-*-*-*-*-*-*-**-*-*-*-*-****--*-*-*-**--*-*-*-*-*-*-*-*-*-*-*-*-*-*-*-*

 

  手拿著毛筆繪製符咒,就算是雙眼被矇住做的事情依舊是行於如水。

 

  叩叩!紙拉門傳出清脆的拍打聲,繪製到一半的符紙也被迫停止,漾漾挑著眉轉向門的方向。

 

  「……請進。」

 

  「抱歉打擾大人練習,屬下是來告知大人,無殿的武神在大廳等您。」傳令使彎下腰說。

 

  「嗯,下去吧。」漾漾點頭,他扶著矮桌起身,但他起身時卻不小心撞翻桌上的墨水,使墨水擴散到半個桌面。

 

  「……」漾漾『望』著桌面,他無語。

 

  「…大人,您先過去吧!這個屬下會幫您處理。」傳令使平靜的說。他習慣了。他的大人很強、很溫柔也很可愛,但有時候一些奇怪的事還是會發生在他所崇仰的大人身上。譬如,走在無突出的木質地板上會跌倒、看書時會被已經翻到破爛的紙給割到手……等。

 

  不過有的時候,一些稀奇的中高等魔獸常會不請自來的出現在大人的房間,然後膩在大人身旁睡覺。也許這就是大人的優點吧!

 

  溫和如水

 

  「麻煩了,謝謝。」漾漾朝著傳令使說,走出房外。

 

  漾漾走到大廳,他坐在高位上。

 

  「吾是來自無殿的武神。吾主要吾告訴獄之主,後日是新生訓練,請獄之主到原世界的火車站等候代導人。

 

  「二項,吾主要將這袋通知書教給獄之主您。

 

  「最後一項,是吾主要吾轉告一句話……」無表情的臉馬上轉為俏皮的笑。

 

  「漾漾小朋友阿!你的代導人的個性上面可能會有些暴躁,希望小漾漾可以多多包涵囉!啾!……大致報告部分已完畢,感謝聽閱。」說完武神碰聲化為白霧,消失在大廳中。

 

  「大人,通知書。」下人將黃色牛皮紙遞給漾漾。

 

  「謝謝。」漾漾接過後,先將左眼的布拉至額頭,把通知書翻到正面,不意外的看到牛皮紙袋上大大寫了『摔者死』的血紅字樣。

 

  ……很有扇大人的風格……漾漾在心裡小小的吐嘈。

 

*-*-*-*-*-*-*-*-*-*-*-*-*-*-*-*-*-*-*-*-*-*-*-*-*-*-*-*-*-*-*-*-*-*-*-*-*-*-*-*-*

 

  轟!!摧毀巨大的石牆,腦中思緒十分的煩燥。冰炎的怒火已到極限。

 

  「聽說你去接代導啦,冰炎。」夏碎甩著冬翎鞭,嘴勾起笑問。

 

  「……嗯。」冰炎只應了一聲,朝夏碎翻顆白眼。

 

  「呵呵,這傳聞傳得可真大阿。難得你會接代導,該不會是哪位學弟、妹不小心煞到你了?」夏碎毫無動衷繼續說下去,中途閃過冰炎丟過來的石頭。

 

  「閉上你的嘴,夏碎!」冰炎咬牙。去你的煞到!要不是鏡師傅有所請求,他才不想接什麼代導!

 

  「哎呀,火氣那麼大會追不到老婆的喔!冰炎。」夏碎邊閃過冰炎的爆符邊說。

 

  「要你管!」

 

  「阿阿,說話那麼毒,我真擔憂冰炎你的未來阿!」

 

  「藥師寺夏碎!!」他媽的你給我閉上你的嘴!

 

  該死的藥師寺夏碎!剛出完任務的冰炎身上的衣服完全沒脫直接倒在床上,臉黑的可以。

 

  真搞不懂這次那個老太婆到底在神秘個什麼?反正這次代導就跟之前一樣隨便帶帶一個月就直接走人!

 

  冰炎想到這裡,眼皮沉重的掩蓋他的紅眼,睡著了。但他不知道,他的命運齒輪才剛要運轉。

 

  半睡半醒之中,感覺到有抹影子在自己房間走動。二話不說,憑著自己的意識,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擒住那個人。

 

  是扇。

 

  「老太婆妳來幹嘛!」看清來人,冰炎瞬間清醒,馬上大吼。厭惡的眼神十分明顯。

 

  「哎呀~臭小子別那麼大聲!耳朵很痛欸!還有你怎麼還在這邊阿!人家已經等後多時了呢!」被冰炎提起來的扇沒有說什麼,反倒是催促著冰炎。

 

  「幾點?」

 

  「已經七點半了呦~呵呵~」

 

  「靠!」

 

  冰炎把扇丟到一邊,他開啟移動陣來到原世界的廢虛火車站。

 

  待看到的是穿著一襲深藍和服的少年。

 

  「……久等了。」冰炎開口說。

 

 聽到他的聲音,少年轉過身,雙眼矇層布震驚到冰炎。

 

  他…看不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色炫飄 的頭像
黑色炫飄

死亡 . 殆盡

黑色炫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