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偷窺

今天,冰炎殿下去出兩天一夜的任務。對褚家四兄弟們來說簡直就是好事。

只要冰炎去出任務,四兄弟們就有很多事好做!

譬如說,偶爾欣賞母親穿圍裙煮食的模樣、晚上裝做睡不著然後睡在母親旁邊(吃豆腐)、跟母親一起逛街買菜……等,太多好事可以做了。

咕嘟咕嘟,鍋子裡的湯正冒著熱氣。

唰──將洗好切好的菜葉丟進炒菜鍋中。

廚房瀰漫著湯的鮮味和炒青菜的味道。

「媽,要我幫忙嗎?」一頭黑髮綁成馬尾的少年走進廚房問。

「嗯,謝謝你,小恩。」露出一抹微笑點頭。褚冥漾永遠都不知道,自己的任何一個動作都是犯規的證明。而且是讓冰炎和四個兒子會失去些理智的證明。

「唔……」用手摀住快流鼻血的鼻子,耳根子有可疑的紅。

「小恩,怎麼了?」

「沒事。」冷靜的說出否字。

「?」歪著頭盯著自家的兒子。

「……媽,菜快焦了。」再盯下去,他可不否認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阿!

「咦咦?!」接收到兒子的話,冥漾回過神驚慌的打開鍋蓋,深怕一個疏忽,這盤菜就毀了。

「媽,我先把湯端到桌上喔!」

「嗯,謝謝。」





「哇~好香!」剛練完幻武攻擊的褚彌一聞到香味,一秒直接跑到餐桌前。

「彌,你別偷吃!」端著菜從廚房走出的褚恩喝止想偷吃一小片菜葉或一小塊肉吃的褚彌。

「嘖!」不滿的嘖了聲,收回正要伸過去的手。

「咦?怎麼了?」冥漾也從廚房走出,完全狀況外的問。

突然,一閃亮光在客廳閃起,出現的是頭綠髮、橙眼的青年。

「阿,斯溟,歡迎回來。」朝綠髮青年微笑。

「是,我回來了,主人。剛才幫您學校加強完結界後,正巧遇到精靈族的賽塔.羅琳先生,他要我將這盒點心給您。」說完,朝冥漾遞出盒子。

「嗯,明天我會去謝謝賽塔的。對了,斯溟你要不要一起吃飯?剛弄好的。」接過盒子問。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突然朝冥漾微笑,讓冥漾的臉爆紅。

跟著自己的主人越過客廳,走到飯桌前,「斯溟哥,你好。」褚洛斯淡淡的朝斯溟點頭,斯溟也跟著回應。

如此和樂融融的一幕,其實褚冥漾不會知道,自家的孩子們的眼神透露出一絲敵意的眼神看著斯溟。

別以為你是媽的卷之獸就可以亂來!四個孩子眼神這麼透露。

我不會對主人做出任何事!橙色獸眼肯定的回應。

*--**--*-*-*-*-*-**-*--*-*-***-*-*-*-*-*-*-**--*-**--*-*-*-*-*-*

吃飽飯後──

「媽,碗我洗,你先去洗澡。」褚伊瑟把冥漾推到主臥房。

「喔…好吧。就麻煩你了,小瑟。」兒子的貼心總是不好拒絕阿!伸出手摸著褚伊瑟的頭,微笑。

「不、不會。媽,你、你快去洗澡啦!」臉和脖子都爆紅了。

「?」

看著已進入浴室的母親,褚伊瑟轉過頭對著躲在牆壁另一邊的兄長們問:「欸!二哥你影像球準備好了嗎?」

阿、順便提點一下,褚恩他不只是擁有戰鬥能力的紫袍,其實他瞞著冰炎和冥漾去偷修了一下紅袍情報班的科目。只為了要偷拍自己母親的洗澡照、睡顏照(但老是被老頭發現)、圍裙照……等。

「早就好了!」

「那就快開來看阿!」

「好啦!你別催!」拿出影像球,打開來看“現場直播”……

冥漾打開浴室的門,手拿換洗衣物。雙手來到衣擺下方脫去上半身的衣服,露出白裡透紅的肌膚。解開牛仔褲,露出兩條白皙的腿。全身上下只留了條四角內褲,接著來到變態領域……

「喔喔!!」四兄弟低聲驚呼,各各鼻子流了點紅色液體。

『……請問,小主人們您們在做什麼?』剛才的刺激感,被某個發出的聲音嚇到全無。

「「哇!!!」」四兄弟們嚇到差點拿出武器轟了自己家。

「米、米納斯,你不要嚇我們啦!」褚彌拍了拍胸口,好安撫被嚇到的情緒。

『……我沒有要嚇您們。』龍神精靈賞了顆白眼說。她當然知道小主人們在做什麼。其實,她也在自己主人的浴室裡偷擺了個相機(水滴形的),隨時可以偷拍自家主人可愛的模樣。

「呃……米納斯,我、我們要回房了,晚安。」阿…看不到了……算了,反正影像球有倒退、停止的功能。褚恩關閉影像球朝米納斯說,身後的三兄弟……不,除了褚洛斯偷偷溜走外,褚彌和褚伊瑟點頭如搗蒜的附和著。

『……那晚安了,小主人們。』一個欠身,水氣逐漸消失,代表龍神精靈已離去了。

「呼──」集體鬆了一口氣。回房間再繼續看吧!眼神互相交流一下。

唉,就算褚冥漾是全袍級,但那條粗神精依舊是如此。

家有位單純、好騙又誘受的主人,誰不愛呢?

*-*-*-*-*-*-*-*-*-*-*-*-*-*-*-*-*-*-*-*-***--*-*-*-*-*-*-*-*

晚上的十、十一點是好孩子們的睡覺時間。但對於床旁無枕邊人的孩子來說那就另當別論了!

褚冥漾躺在床上,他沒有睡著。

他有沒有好好休息?有沒有好好吃飯?有沒有受傷?……等,腦內盤旋著這些問題。

叩叩。門板敲出輕脆的聲響。

「……有什麼事嗎?」冥漾點開旁邊的小夜燈問。

像是接到回應,門直接被開啟。走進的是頭銀髮,臉與自己最愛的他極為相似,除了那雙銀眼與他卻不同。

「……媽,你睡不著。」銀法少年肯定的說。他知道母親正在想父親……

聽見兒子這麼說,愣住後點點頭,默不作聲。

「…我也睡不著。」說完直接爬上床,躺在冥漾旁邊。

咦?事情發生的太快,冥漾腦內發出單音,殊不知接下來卻是一連串的鬧劇……

「可惡!居然讓大哥搶先一步!」褚彌衝進房間,大聲嚷嚷。

「彌,太大聲了!彌說得沒錯,大哥你違規!」褚伊瑟也在身後搭嗆。紅色的瞳寫滿不悅。

「太慢。」單手撐頭,銀色眼瞳寫著“是你們太慢,這叫下手為強”等訊息。

「「嘖!」」不滿的嘖了聲,走進自家母親的臥房。

「媽,我們是怕你太孤單,所以集體來陪您睡的!」最後走進的褚恩,邊解釋邊順手將正搶到最佳睡位的褚伊瑟給拎到一旁。

「喂、唔!」正想大叫的褚伊瑟,被一顆抄起的枕頭K到臉,想也知道罪魁禍首是誰。

冥漾愣愣的點點頭,心裡有一陣莫名的感動。

話說,這樣床夠大嗎?

「米納斯,可以唱歌給我們聽嗎?」

語落,蛇身竄出,美麗溫柔的臉露出溫和的笑容,『樂以之至,只要是您的願望。』說完,姣好的唇唱頌著歌謠。

這是寧靜的夜








後續(一):使役的好處多

任務進行到第二天的黎明已完結,也就代表咱們的惡鬼搭擋該回公會回報任務了。

「夏碎,任務就由你回報。我先回去。」冰炎說完,轉過身想下移動陣回去。

「等等,冰炎。」卻被夏碎給叫住。

「怎麼了?」將身子轉回來。

「冰炎,我是想問,你有沒有感覺到有東西一直在觀察你?」

「……」聽聞友人這麼說,冰炎低頭思所了一下。突然,有個東西從冰炎眼際劃過,冰炎迅速的伸手一抓,那是── 使役!

「……不是你弟的?」

「不可能,小歲的在這裡。」夏碎往自己左手邊的空氣抓,手中馬上出現一顆使役。

「……那這是誰的?」冰炎看著自己手上的使役,將它翻轉仔細觀察,然後……

靠!冰炎心裡這麼罵,因為他看到使役的底部簽著『褚恩』的字樣。

「褚恩.伊沐洛.巴瑟蘭!!」吼聲在洞穴裡響起無數的回音。





後續(二):當兒子們都睡在自己的床上……

移動陣將自己傳回自己的臥房,原本應該是自己最愛的妻子單獨睡在床上。但這次的情況不太一樣,不是妻子不在床上睡覺;而是有四個人都睡在這張床上,與自己的妻子同床共眠!?

現在是怎樣?搶母事件已經進行到這一步了嗎?冰炎死瞪著四個仍睡得安穩的小鬼們。

靠!那隻手放在褚的腰上做什麼!!不要給我得寸進尺在那裡偷吃豆腐!!

今日一整個早上冰炎都在大暴走中渡過……

「亞,你怎麼了?臉色不太好看。」自己溫柔的賢妻問。

「沒事。」

對,褚會沒事,但那四個就有事了!
*-*-*-*-*-*-*-**--*-*-*-*-*-*-*-*-*-*-*
嗨~各位~抱歉那麼晚發文~
相信各位知道上禮是什麼吧!是考試週喔!(很煩吶)
寫這篇我最想說的就是.....
原來,冰炎阿!你兒子不只是遺傳到你的臉.聰明和暴力之舉,也還遺傳到你變態的個性!!
有其父必有其子也許就是這樣吧!!
(褚彌:哼!誰想要遺傳到死老頭阿!!)(不屑)
(褚恩:嗯....我好像有聽到有人說我們是變態吶!嗯?)(燦爛的"危"笑看作者)
呃...這...這是你聽錯了先生!
(褚洛斯:.....錄音)(拿出錄音器)
"原來,冰炎阿!你兒子不只是遺傳到你的臉.聰明和暴力之舉,也還遺傳到你變態的個性!!
有其父必有其子也許就是這樣吧!!"---(錄音器播放)
......我恨3C產品!(打算溜之大吉)
(褚伊瑟:你就給我們乖乖的受死吧!!!)(舉武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色炫飄 的頭像
黑色炫飄

死亡 . 殆盡

黑色炫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