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不要讓妻子擔心


噹── 噹── 下課的鐘聲響起。錶上的分針時針斗指向數字十二,現在是中午的十二點整。



「吶,同學們我們就先上到這裡,下課吧!」台上紮著辮子的黑髮老師,嘴吐出解放的內容。



「耶!!」全班的同學大聲歡呼,從原本的恍惚表情直接跳到喜悅。



不是他們不喜歡台上這位黑髮老師的課,最近要期中考了,各各老師都在趕進度,台上的黑板從未真正乾淨過;台下的紙與筆親蜜的沙沙聲也從未斷過。



褚冥漾看著孩子們臉上的喜悅神情,無奈的勾起唇角。



過去的自己,是不是也有露出這種表情過?



這時,有兩個紅髮少年走到冥漾身邊,「媽,我們去吃午飯!」黑、紅異瞳的褚彌看著冥漾說。



「大哥和二哥那邊我有說了喔!」褚伊瑟抓著冥漾的手,露出開心的笑容道。



看著自家兩個孩子興奮的模樣,冥漾也只好展露微笑答應:「好阿。」伸手摸了摸孩子們的頭,不意外的又看見孩子們臉頰微微泛紅。



「那、那我們走吧!」



-*-*-*-*-*-*-*--*-*-*-*-*-*-*-*-*-*-*-*-*-*-*-*-*-*-*-*-*-*-**--*-*-*-*-*-*-*



「漾漾這裡!」金髮碧眼的女性友人在一棵樹下活潑的大喊。



「喵喵!」冥漾微笑看著金髮女性。喵喵還是一樣的活潑阿



「「媽!」」一白一黑的少年從另一邊跑過來。



四個孩子半堆半拉的將冥漾帶到他常坐的位置,還很貼心的拿軟墊給冥漾坐。



「漾漾,千冬歲他可能會晚到喔!」呼呼,漾漾的四個小孩真貼心,感覺真像四個騎士在服侍一位公主呢!米可蕥把他們的一舉一動看在眼裡邊說。



雪野千冬歲目前在Atlantis學院就任情報班的指導教師,跟褚冥漾一樣。據說還曾上過人氣教師排行榜的第二名,當然最後是以撤收的結果收場。原因是某對有名的惡鬼搭擋下令他們把排行給撤走,不然他們的屍體不是在墳墓裡而是在某位陰森詭異的戀屍癖當成了收藏品之一。



「欸?怎麼了嗎?」冥漾問。



「嗯…有人把最重要的情報給遺失了,千冬歲就生氣囉!」米可蕥咬著壽司說。



「喔……」千冬歲會生氣那是當然的。冥漾聽完原因,點頭。



在冥漾等人所在位置的前方不遠的方向,閃光在地上亮起,戴副眼鏡的青年走出。



「抱歉,我來晚了。」千冬歲走過來邊說。



「嗯嗯,沒關係,我們才剛開始。」米可蕥搖搖頭。



千冬歲點頭,直接坐下順手拿起飯糰咬。



「千冬歲你那邊怎麼樣?」



「嗯……還好,如果那個重要的情報沒有被那個白癡給弄丟,最後的解析報告應該是差不多完成了。」說完,千冬歲狠狠的咬一口飯糰,顯然他十分的氣憤。



「嗯,說的也是。」



親愛的小歲~接受我的愛吧~~~



某個奇怪的鈴聲從千冬歲的背包裡傳出……

………………………………… 聽到的每個人都靜默的看向千冬歲和他的背包。

「……我接一下電話。」千冬歲冷靜的推一下眼鏡,但臉上的紅暈卻掩飾不了。哥你害死我了!!!千冬歲在心裡吶喊。

………你不用再裝冷靜了,千冬歲/千冬歲叔叔。

「哥說他們差不多要回來了,預計再過五分鐘。」千冬歲按掉電話通訊說。

「是嗎,真希望亞最好不要帶一堆傷回來……」不然我會好好的扁他!冥漾的眼底閃出一絲狠戾,身後的黑氣讓所有人想退三尺。

……不,媽。相信我,那個臭老頭絕對會帶一堆傷回來讓您好好扁他的!褚恩撇一眼自己的影像球心想。

其他三個孩子也撇到褚恩手中的影像球,在心裡暗暗竊笑。

等等有好戲可以看了

此時此刻,命運就是要驗證褚冥漾所說的話。前方的草地閃起亮光,走出的是雙黑的黑袍搭擋。

「嗨,小歲我回來了。」夏碎穿著一身的黑袍,完好無缺的黑袍中帶點小小的破洞與焦黑;反觀的,冰炎卻是一身的狼狽,大小破洞與焦黑處都帶了不少的傷口。

「嗯,哥歡迎你回來。」千冬歲跑向夏碎,拉過夏碎坐下。

夏碎手接過千冬歲拿來的便當,紫色的眼卻看向冰炎的方向,滿滿的看好戲。

暴風雨前的寧靜,可足以形容冰炎現在的困境。冰炎現在正要面臨他悲慘的煎熬,他看著自己的妻子.褚冥漾。

「……亞歡迎回來。」冥漾從陰霾中抬頭,他美麗的對冰炎燦笑……身後的黑氣可行具體。

「呃…嗯。」冰炎暗中吞下口水。

暴風雨前的寧靜……

「……為什麼受重傷?」收起笑容,眼直直的看著冰炎。

「呃…這…」說不出任何藉口。

「說話阿。」

「……」

「我在問你,颯彌亞。」喝一口紅茶。

「……對…對不起…」冰炎低頭,他不敢看褚冥漾的臉和眼睛。

如子夜般的黑瞳,滿滿的責備

聽到冰炎說出道歉,除了四個孩子外。身為朋友的人都倒吸一口氣。

冰炎他……居然會說對不起?!

「…你自己說,這是第幾次了?」冥漾裝做沒聽到冰炎的道歉,幽幽的問。

「對不起。」

「……這是你第802次了!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褚冥漾十分氣憤的大吼,白園迴盪著冥漾的吼聲。

「……對不起。」

「你給我滾去醫療班!傷好前別讓我看到你!!除此之外,我還要罰你,兩個月都不准去出任務,給我在家面壁思過!」冥漾厲聲喝令。

這時,冰炎的臉有了變化。他的臉孔十分的慘白。

冥漾狠下心的瞥頭不去看冰炎,就算冰炎看起來就像是隻知道自己做錯而垂下耳的兔子,褚冥漾仍瞥頭不原諒。

他……真的忍無可忍了!冥漾伸出彈指,強制的將冰炎送去醫療班。

但還是會心軟阿……

褚冥漾垂下眼簾,沉默的心想。

「喂,夏卡斯這兩個月我不准你再給亞任務!如果你敢的話,我就把你……給做掉!」

「喂,越見嗎?給我亞身上的傷口數據,如果傷很嚴重就把他關在醫療班一個禮拜!」

看來,這次的褚 / 漾漾真的生氣了……






*

醫療班的某間病房正散發出陰沈的氣息,某隻兔子……不,是某位有名的黑袍把自己埋在被子裡頭,充滿陰暗的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原因是被自家妻子給關禁閉。

「唉,冰炎你一直賴在這裡也不是辦法吧?」身為他的搭檔.夏碎無奈的說。

只是回應是從被子裡傳出「嗯!」的悶悶聲音。

「褚是在擔心你,冰炎。再說,就算你想見褚也不應該用這種衝爆的方式阿!褚他會難過的。」夏碎繼續努力的勸說。這話不難說,當褚冥漾把冰炎強制的傳送到醫療班時,那絲哀愁的眼神被夏碎給補捉到。

「……」回應的卻是無聲。

喀啦!病房門被開啟。

「夏叔叔又來看老頭了?」走進來的是褚恩和其三兄弟。

「對阿。」夏碎露出微笑說。

「喔。」

「夏叔,千冬歲叔叔在外面等你。」褚彌也湊上前對夏碎說。

「是嗎。那冰炎,我就先走了。好好加油吧!」說完,面帶笑容的走出病房。

……這個見色忘友的混帳狐狸!!

「诶,老頭你要墮落多久阿!」褚伊瑟口氣十分不好的對冰炎說。

「…嘖!」

「就因為被媽罵就馬上墮落,真是有夠蠢!」褚彌在後面補一槍。

「老頭也不過如此而已。」褚恩也說。

「沒錯。」褚洛斯也點頭回應。


……一群死小鬼來這裡幹嘛!?嗆人的阿!


「算了。媽這幾天一直睡不著……」褚恩說


「所以……」


回去吧…!
-*-*-*-*-*-*-*-*-*-*-*-*-*-*-*-*-*-*-*-*-*
終於發稿了.......
很抱歉一直脫稿....
最近在打工兼上課,沒什麼時間可以打文....
所以,各位在等此文的朋友們,本作者十分的抱歉....
下次會挪出時間來打文的!!(握拳)
(褚彌:脫稿就脫稿,還講一堆藉口!呿!真沒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色炫飄 的頭像
黑色炫飄

死亡 . 殆盡

黑色炫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