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冥

看見在水晶裡的你,我的思緒又湧上來

好想好想你

每一想到你離去的那刻,絕望的雙眼還在我眼前

請你原諒我 原諒我不成熟

當我看見沉睡中的你,才知道其實我比誰都還懦弱

請你原諒我 原諒我不成熟

*-*-*-*-*-*-*-*-*-*-*-*-*-*-*-*-*-*-*-*-*-*-*-**-*-*-*--*-*

「哼!真難得,很少看到那孩子這麼生氣過。你們可真是頭一個阿!」告別那扇水藍色的門, 梅達娜說出一句不負責任的話。

聽見此話的眾人,都低下頭不說任何話。因為他們都知道那名綠髮男子所說的都是指責他們當初的愚知。當初他們在攻擊那孩子時,為何不停下來想一想,並停止那股令人失去理制的舉動。

走出地窖,探入眼的即是一片黑,原來已經是黑夜了。天空鑲著一點一點的光點如跳動的符,黑色的夜總是讓冰炎一群人想到一個人,一個純潔的孩子,有著如同子夜般的漂亮墨瞳……

但是,卻早已不在了

血紅的場景,孩子絕望的黑瞳,彷彿如潮流般一幕幕納入眼前,冰炎一行人個個都垂下眼廉。

如果時間能重來,也許不會有憾事發生了


「姊!」有著一頭水色頭髮的少年,匆匆的跑過來。

「怎麼了?伊凱,默醒了嗎?」梅達娜停下腳步問。見狀的冰炎一行人也停下腳步,豎起耳朵聽。

「默醒了是醒了,只是──」

「只是!?伊凱褚怎麼了?」冰炎沒等伊凱把話說完,硬生生的打斷衝向前拽住伊凱的領子。

「冰炎小朋友,伊凱還沒講完你那麼衝動做什麼?」梅達娜走向前分開兩人。

「……抱歉,我太激動了。」冰炎放開伊凱的衣領,低下頭道。

「咳、咳…沒關係…默他煮好飯了,說再不來全都別想吃。」伊凱扯了衣領說。

「嘿呀~~是真的嘛?」

「真的,吃?不吃?限三秒!」

一道聲音從眾人身後傳出,穿著圍裙的默一臉無表情的模樣看著梅達娜。

「唉呀~~身體看起來好得差不多了嘛~~」梅達娜不理默問的話,掩嘴反問。

「……你不用吃了。你們,過來。」默不做任何回應,指點冰炎一行人,徑自走入屋內。

聽聞的梅達娜,放下掩住嘴的袖子,快速的奔入屋內,完全不顧形的大喊:「哇!!不要啦!!我想吃、我想吃飯!小默默你做的飯菜是全世界最好吃的!!虧我在外奔波,好久沒吃到小默默做的!!阿!!!拜託啦!!」

「我.不.叫.小.默.默!閉上嘴!很吵!」

「……」眾人對著突如起來的變化,無語。

身為梅達娜之弟的伊凱更是無奈的嘆氣,姊永遠是這種德性…,便轉過頭問:「你們不進去嗎?再不進來,默可能會把食物全都收掉,誰也別想吃!」

冰炎等人相視一下,快步的走入屋內。

*-*-*--*-*-*-*-*-*-*-*-*-*-*-*-**-**-*-*-*-*-*-*-*-*-*

碰!關上房門,默毫無波動的墨瞳看著房間的主人,冷言問:「妳,帶他們去哪?」

「我?呵!默,噢,不,該叫你『冥』是吧!嗯?」梅達娜沒有回應,似笑非笑的唇啟口反問。

被指名的默不禁狠震了一下,隨後鎮定的問:「妳…為何會知道?」雙眼稍些憤怒的瞪她。

「我為何會不知道?」

「……哼!所以,現在妳想怎麼做?殲滅我?」默冷笑,問。

「殲滅你?冥之音;默之言,你所代表的是本體魂的的意志與實力,也滲雜少許的記憶…是不?」梅達娜沒有回應他的話,只是勾唇笑,直奔重點問。

「……」默冷眼相視,無可否認的看著梅達娜。

梅達娜見默沒有任何回應,笑容更大,「不錯。你本身就是本體魂的意志所創造出另一個人格靈魂體,本體魂的意志和少些的靈體加持在你身上。如果把你給殲滅,那本體魂的肉體就跟空殼沒什麼兩樣了,靈魂也會魂飛魄散。記得…那句話嗎?」

「……」默不輕不重的點一頭。

「是的。言靈的力量很強大,本體魂是先天之力的繼承者。因為他這句話創造了你;而你就是他,他的意志;他的潛意識。」

「所以?」

「所以,他是你;你是他,靈魂回歸的時間要到了,你是他的意識。冥之音;默之言,你可做好心理準備了嗎?」

如果你希望你的本身幸福

那就回歸吧

因為你們是同一個人

不該分裂

*-*-*-*-*-*-*-*-*-*-*-*-*-**-*-*-*-*-*-*-*-*--*-*-**

〝他是你;你是他……你可做好心理準備了嗎?〞

靈魂的回歸…我是他;他是我……那我又是誰?默坐在椅子上發呆。

「米納斯……」呼喚著這幾年來陪著自己度過歲月的最佳武器夥伴。

『是,主子。』周邊水氣擴散,美麗的蛇身貴族飄浮在默的身邊。

「米納斯…雖然,我不清楚過去的『我』是怎樣的人。但,我還是要問妳,妳喜歡過去的『我』還是現在的『我』?」默低下頭問,無波動的瞳透露出一絲的不安。

等待回應的默意外的聽見一陣笑聲,抬頭想問米納斯在笑什麼卻對尚上米納斯美麗的笑容。『不管是現在的主子還是過去的主子,只要靈魂的本質不變,您還是我的主子阿!而且主子您剛才不安的眼神很可愛喔!』

「米納斯妲莉亞!」聽到末句的默大聲呼喊逗自己的蛇身精靈,耳根子微微泛紅。

『呵呵~』

「嘖!米納斯,過去的『我』是什麼樣的人?」默撇過頭,垂下眼簾問。

『過去的主子,呆呆笨笨的,對什麼事都很遲鈍。但是,心地很善良。他不管遇到什麼事的很努力,堅定不移的是他的優點。而,他最大的優點應該是他的笑靨和事事為他人著想的心吧!』米納斯露出柔和的笑容道。

「……那,現在的我呢?」

『現在的您,是個缺少半邊靈魂的主子。但,保有過去的您堅決的心和本性。主子,米納斯妲莉亞我不管您是過去的您還是現在的您,只要本質不變,米納斯妲莉亞會跟隨主子一生一世。』

「呵…」默露出這幾年來不曾有的笑容。米納斯,有妳在也許我不會再害怕了吧!

「米納斯,可以唱首歌給我聽嗎?」

『我很樂意,只要是您的願望。』

晚安,米納斯妲莉亞,我最佳的夥伴、最信任的武器

夜安,親愛的主子,未來的日子米納斯我為您導引







「默,做好心理準備了嗎?」將默招來自己房間的梅達娜劈頭問。

「嗯」默點頭回應。

「呵,我想也是。你先回你房間,稍後我會請我的武神去找你。」梅達娜輕笑了一下,將默推出房。

快步走到一盆水旁,用手快速的從水面上劃過,「多巴斯歌,我有事找你,順便去找黑山跟白川過來。」

靈魂回歸的夜幕,開啟

黑色炫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