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 家人

「漾漾小朋友~」扇董事從陽台俯衝進冥漾與冰炎同居的房間。

「老太婆妳又想幹嘛了?」冰炎光是聽到這女人的聲音,不禁黑了臉。

「唉呀,真沒禮貌臭小子!」扇合起手中的扇子往冰炎頭上打,卻被閃開。

這時,浴室的門被打開了。走出來的人正是扇要找的人.褚冥漾「亞,你在跟誰說話?」冥漾問。剛洗澡完的冥漾,身上的熱氣散發;未擦乾的頭髮,水滴從髮稍滴落在鎖骨;微紅的臉和漂亮的黑瞳差點讓冰炎噴出鼻血。

「呦!小漾漾你好阿~你看起來好可口~~」扇董事從冰炎頭上跳下來撲向冥漾,卻被冰炎給拉回來。

「呃…扇董事?」請問剛剛那段看起來好可口是怎麼回事?冥漾汗顏心想。

「唉呀,扇姊姊我阿廢話就不多說。小漾漾,你想不想回去看你的爸媽呢?」

她,白玲慈,育有一女一男。這天,她如往常一樣像個家庭主婦般,打掃、拖地板、洗衣服…等雜活,絲毫沒有任何的不對勁。直到……

冥漾聽到扇董事這麼問,愣了一下,隨即跟上前的是一抹苦笑,「應該,不,我很想回去看爸、媽最近過得好嗎?」天知道,自己像是泡沫般消失了好幾年,這一天突然回去,自家那位大魔女到底會用什麼方式來懲罰他消失的事實!?

「呵呵~真如我想的一樣!漾漾小朋友,你就別亂想啦!想回家看看,那就去吧!」扇董事在一旁催促。

冥漾無奈的看著扇董事在一旁催促,於是將頭轉向坐在沙發上看報紙的冰炎問:「亞,你陪我回去可以嗎?」

一陣暈眩襲來,使白玲慈承受不住而昏倒在地。當她從黑暗中醒過來,卻看到未知的女人坐在她旁邊,手上還拿一條濕毛巾。

「妳醒過來了。」女人說。

「……妳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在我的屋子裡?」白玲慈語氣充滿戒備的問。

「…很抱歉,我是令公子的老師,我叫梅達娜。您剛才請我進來,不幸昏倒。是我將您扶到沙發上的。」梅達娜有些淡漠的說。

「阿…呵呵,非、非常抱歉,漾漾的老師。」白玲慈有些尷尬的笑道。

「不會。」

「呃…請問,漾漾的老師,我們家的漾漾做了什麼事,需要您前來?如、如果,是我們家的漾漾做了什麼對不起老師的事,那、那我先在這裡跟您說聲抱歉!」白玲慈有些慌張的向梅達娜鞠躬道歉。

「不,不是,您緊張了,白玲慈女士。若您想問……那我直說了,請問,您還記得您是什麼種族?」梅達娜瞇起銳利的眼問。

接收到梅達娜所丟過來的問題,白玲慈愣住了,「請問,您在說什麼呢?」剛放下警戒的眼神重新燃起。

看來,是記起來了。梅達娜勾起若有似無的笑想,「不需要對我產生敵意,妳只要回答我的問題就行了!」因為,我也是妖師一族的阿!

「我…我是妖師一族的!」白玲慈不解的回應梅達娜的問題。

「很好。妳知道,妳的孩子都在隱瞞妳一些事實嗎?」梅達娜問。

「他……他們隱瞞了我什麼?!」白玲慈瞪大眼看著梅達娜。

「…看來妳好像不知道吧!不過,我倒要給妳看一樣東西。」說完,梅達娜在白玲慈眼前做出一般人沒有辦法做出的動作,她將手翻轉過來,像是變魔術一樣,手上出現一顆球體。

「這是我們那邊世界的東西,它叫影像球。當然,妳女兒.褚冥玥小朋友她身邊也會有這種東西。」梅達娜無視白玲慈驚訝的張嘴。

梅達娜手上的影像球突然飛起,嚇到白玲慈。影像球飛到一處沒有放雜物的空白牆邊,「我希望,您在看這段影像時,請稍安勿噪,靜靜的看就行了。但,在看的過程中我會解答妳的疑問。」一聲指響,周邊的窗簾自動關起,影像球接收到感應似的,將影像投設到空白牆上。

焦黑的牆;殘破不堪的建築,在廢虛的建築中央佇立一個人影。那人是白玲慈最疼愛的兒子.褚冥漾,他的黑瞳透露著說不盡的驚駭……

影像只播放三十分鐘,白玲慈愣直眼,腦袋盤旋著是褚冥漾驚恐的表情及不被信任而絕望的雙眼。

那少年…是她的孩子阿……

為什麼,她的孩子總是會遇到如此痛苦的事?

梅達娜離開她的住處已經兩個禮拜了,她的腦海仍充滿自己兒子絕望與無助的畫面。

「那就走吧!」冰炎看著換好衣服的褚冥漾,朝他伸出一隻手。

「嗯!」冥漾開心的點下頭,伸出小手握住比自己大的手掌。

腳下的移動陣閃起……

兩個禮拜後,正處於冷靜狀態的白玲慈在廚房洗碗。大門轉動門鎖的聲音讓她停下手,不意外的聽見自己女兒的喊叫:「媽,我回來了!」

「妳回來啦!小玥。」白玲慈停下手邊的動作,對褚冥玥溫柔一笑。

如同暴風雨前的寧靜

「媽,妳的臉怎麼那麼蒼白?要不要我幫妳洗?」褚冥玥殊不知自家母親所帶出的笑有種說不出的苦與澀。

「不用了。小玥,妳先去客廳坐著。」白玲慈冷靜的對褚冥玥放出命令。

「可是,媽妳……」

「我說,到客廳坐好!我等一下有話要問妳。」白玲慈喝令著。

對於自家母親的威嚴,褚冥玥不著痕跡的點下頭,走出廚房。

待看到母親的面容已經是三十分鐘後了,褚冥玥望向自己的母親,一臉嚴肅手上好像還拿了個東西。

啪!!巴掌聲響起在客廳的各個角落。

一個巴掌直接落在褚冥玥的左臉頰上,那是褚冥玥生平第一次被打,而且打她的人是自己的親家人、自己的母親。

「褚冥玥妳是姊姊,弟弟的榜樣,為什麼妳要這麼做?跟我說,這是怎麼回事?」將握在手上的東西放在桌子上 ───那是影像球。

憤怒的淚爬滿白玲慈的臉,看在冥玥眼裡是一陣心痛。

是阿…

她是姊姊

姊姊必須做弟弟的榜樣

姊姊必須保護自己的弟弟,讓他不受傷害

但是……

她卻親手傷了自己的弟弟

她……該怎麼做…?該怎麼彌補?

*-*-*-*-*-*-*-*-*-*-*-*-*-*-*-*-*-*-*-*-*-*-*-*-*-*--*

一閃銀光在後院,站在陣法中央的是冰炎和褚冥漾。

叮咚!按下電鈴。

「來了來了!」屋子裡響起急忙的腳步聲。

打開門,看見門口的人,白玲慈差點要哭出來了。

「老婆,怎麼了?門外的人是誰?」褚家父親.褚項,走了過來。

「呃……我回來了?」

聽見門外熟悉的聲音,褚項有些不可思議的望向門外,「兒子……」

褚冥漾看著自己父親,深吸一口氣說:「爸、媽,我回來了。還有…對不起。」低下頭向他們道歉。

原本差點哭出來的白玲慈開始有了動作,她拉過冥漾的手臂,將他抱在懷裡,「回來就好,漾漾。」手輕輕的摸著自家兒子柔軟的髮。

被抱在自己母親的懷裡的冥漾,心裡翻起一股酸意,他想哭,他好想好想在自己母親懷裡嚎啕大哭。

「唉!你這孩子怎麼這麼傻?在外面受到什麼委屈,別忘了還有家阿!」白玲慈拉開冥漾,對冥漾說。

「嗯!」

「好了好了,回來就好,老婆,快把漾漾帶進來吧!冰炎你也進來吧!」褚項對還在門口正在演溫馨戲碼的白玲慈說。

「好的,爸。」冰炎跟褚項走進屋裡。

「進去吧!」

「嗯!」
*--**-*-*--**-*-*-*--**--**-*-*-*-*-*
呼嘶呼嘶------
最近我換了新的笑聲了!!!!!嗚噗----!!!
(褚彌:白癡作者你很吵!!!快去寫文!!!)(舉拳)
嘖嘖---我可是你的創世者耶!!!
(褚伊瑟:創世者又怎樣?你可別忘了,你還有五篇文稿還沒寫!)
(褚恩:對阿,一篇是我們這邊的七夕賀文;另一篇是月下櫻小姐的接龍文;還有一篇-----)
夠了夠了!!!你們通通過來做什麼?!!!(大驚+怒)
(褚洛斯:監視,8/26前請交出七夕文,我們這邊的!)
.......(被拖去寫文稿)
(忘了說的地方....此篇是用穿插方式下去寫的,所以一個是漾漾已經回來/一個是漾漾出事的第二年)
多些回覆吧!!!
(冰牙四兄弟:你快給我寫文!!!!你這嚴重拖稿作者!!!!)

黑色炫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