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陵墓課----(相遇)
    如果, 那是不其的偶然相遇,你我把握得住嗎?

   自私的人是我;愚蠢的人是我;傷你的人也是我

  如今,我們再次的相遇。面具遮去你的顏面,我們面對面卻像個……

            陌生人…… 。
//////////////////////////////////////////////////



「哥,你出任務回來啦!」千冬歲抬頭問抱住自己的兄長

「嗯,歲,我回來了。」夏碎摟著自己心愛的弟弟,千冬歲不禁臉紅。

「那、那哥先休息,我和小亭去泡茶。走吧,小亭。」千冬歲站起身,拉著小亭走進廚房。

看著自家弟弟沒入廚房裡,夏碎嘆了一口氣。原本打賭,這次任務會遇見褚學弟。沒想到,最後還是落空了。


「小亭真是的,我不是說杯子要消毒嗎?怎麼可以直接用清水沖洗。」看著自家弟弟從廚房走出來,嘟著嘴責罵小亭。

而小亭一臉無辜樣頂回去:「主人說杯子只要用清水沖洗也叫消毒阿。」

「怎麼可以……」

「好了,歲,過來坐好。」千冬歲的話硬生生的被打斷,看著小亭,隨著自家兄長的聲音走去。

「吶,哥,這次任務有看到漾漾嗎?」千冬歲問

夏碎一臉無奈的接過小亭遞過來的茶水,啜了一口說:「歲,抱歉。還是沒找到。」

「是嘛……漾漾……過了幾年了,還是沒有漾漾的消息……」這一切是誰的錯?是我們吶。

「歲,別哭了。我們一定會找到他的。」安慰自己心愛的人。

「嗯…。我們一定會找到漾漾的。」千冬歲擦乾眼淚,露出微笑。

「吶,哥,我跟你説我們班來了兩位新生喔。」

「喔,這我知道。」

「你、你怎麼知道?!」千冬歲一臉驚嚇看著夏碎。

「回公會報告時,有瞄到桌子上的文章內容。」夏碎如此這般的解釋。話說哪位公會員工這麼不謹慎?

「阿,這禮拜好像有一堂課,要跟哥你們班實習喔,也許可以看到。」千冬歲對著自家哥哥說道

「喔,真巧,當天沒有任務。我可以看到心愛的歲囉。」

「唔…呃…嗯!是、是阿。」千冬歲害羞的低下頭。

××××××××××××××××××××××××××



「唔嗯……」是清晨?這是來Atlantis的第四天。

「默,你醒了嗎?」伊凱站在門外喊著。

我們沒有在校住宿,依然住在原本的地方。

「默!默!你醒了嗎?」

「醒了。」阻止搭檔持續敲著門,很吵。我回應著。

「喔!那快下來,今天好像有要上陵墓課……應該吧!」聽著友人不確定的自言自語

「知道了,馬上下去。」站起身,走進浴室。

「那我先下去。」

「嗯。」伊凱的腳步聲隱沒在樓梯間。


㊣㊣㊣㊣㊣(叫我正宗團!!!!)(?)㊣㊣㊣㊣㊣㊣㊣



「好啦!目的到啦!」專教陵墓科的導師,露齒朝大家說。

「各位都以分好組了,剩下的就是等三年級同學一來,找五個三年級的同學與自己一組。找完後,記得要找我拿實習地點阿。否則有可能會被…抓阿。」說完,自己跳到某棵樹上睡覺。


真幸運,居然可以跟兩個黑袍一組。千冬歲心裡想著。

「有我、千冬歲、萊恩和兩個剛來的同學。喵喵好高興喔~可以認識新的同學耶~」米可蕥雀躍得活繃亂跳。

「嗨,歲。我來了。」夏碎雙手抱住千冬歲的腰

「哥、哥?!你、你來啦!」千冬歲一臉驚嚇又不失臉紅的看著夏碎。

阿阿阿-眼睛快閃瞎啦!眾人心想。


「默,他們人都找好了,差不多要走囉。」伊凱抬頭望向正在逗弄蛇的友人

「嗯。」簡短的給予回應,縱身跳下。

「走吧。」伊凱拉著默。


 「阿,哥。那位戴面具的叫默;他身邊的人叫伊凱。」千冬歲指著朝他們走來的默和默的搭檔向夏碎解釋。


    「您應該是藥寺師閣下,是吧!」伊凱看著夏碎說道

「是的,你好。初次見面。」夏碎也給予回應,手拉過自己的搭檔

「夏碎!你要幹嘛?」被夏碎扯過去的銀髮少年生氣的對友人大罵。

「他叫冰炎,是我搭檔。」夏碎裝作聽不到的對伊凱説。

「喔,這位我知道。初次見面,冰與炎的殿下。」伊凱對冰炎說道,一臉微笑學著夏碎將默扯到自己面前,後者一臉臭臉不滿的被拉過去。

「他叫默,是我的朋友。」伊凱朝夏碎和冰炎解釋,無視友人怒瞪的眼。

默瞥過冰炎的臉和頭髮,頓時愣住。


    銀色頭髮……好像在哪裡看過……好熟悉,卻記不起來……。

 

黑色炫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