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失蹤?!

穿著一身休閒服,腳徒步於石街上,漫遊著。眼望著上方那雄偉的凱旋門;耳邊傳來的是華爾茲的跳動旋律,這裡是拉威爾的故鄉.法國。

 

聞著滿滿的異國風情,這是一個人的旅行。

 

邊走邊哼著小調,手推開玻璃門,走進法國有名的甜點店.LADUREE。迎面撲來是陣陣的甜香。

 

「您好,請問您要點些什麼?」金髮碧眼的女服務生露出淺笑說,嘴吐出顯饒舌的法語。

 

Laduree的店面,總是帶著淡淡的橄欖綠及描金漆的花紋。而這店最有名的法式傳統甜點,那應該就是烤焦糖布丁(cre’me drulee)與杏仁小餅(macaron)。

 

「那就請給我這些各一份吧!」黑髮青年的手在廚櫃上劃一大圈微笑說,但這樣的舉動卻有些嚇到身旁路過的客人。

 

「好、好的,總共是五百四十歐元。」女服務生的臉異常的紅,她迅速的拿出紙盒和紙袋。

 

黑髮青年微笑看著服務生的動作,手從皮夾中拿出幾張歐元紙鈔放到櫃台上。

 

「來、來,這是您的。」服務生遞上裝好的紙袋給黑髮青年,碧色的眼時不時偷偷瞄他一眼。

 

「嗯,謝謝。」黑髮青年微微笑道謝,取走紙袋離開甜點店。

 

「阿…好帥……」唯一只留下那服務生的咕噥話語。

 

*--*-*-*-*-*-*--*-*-*-*-*-*-*-*-*-*-*-*-*-*-*-*-*-*-*-*-*-*--*-*--*-*-*-*-*-*-*

 

晨曦光照,照亮大地;也照亮廣大草原中唯一一棟洋房。

 

「臭小子你們全都給我出來!!」一聲怒吼傳出,驚動在不遠處河中覓食的鳥。

 

偌大的吼聲在無人的走廊上,響起陣陣回音。

 

走廊一處的門被開啟,走出一頭銀髮銀眼的少年,他一臉睡顏醒鬆但銀眼十分的不悅,「……哭X喔!」口氣滿滿的不高興。

 

接著就是一連串的開門聲……

 

「靠!老頭一大早是在叫魂麼!」另一邊的門也被開啟,走出一對紅髮少年。其中一位紅髮少年邊打哈欠邊咒罵,黑、紅異瞳不滿的瞪冰炎一眼。

 

「沒事叫啥!」另一位紅髮少年也跟著搭嗆,眉頭皺的更深。

 

突然一扇門碰的一聲,一把椅子從房間飛出來,紮紮實實的撞上對面的牆,直接支離破碎。「馬的一大早吵屁阿!」一頭散亂的黑色半長髮的少年走出房間,藍色的眼放射出殺氣。顯然十分介意沒睡飽這事。

 

「…吵死了!!褚他不見了!」有點受不了一群死小鬼一字一句的咒罵,冰炎有些提高音量喝斥。

 

「呿!明明就是老頭在那裡嘰嘰歪歪叫!……等等!?老頭你說媽不見了!?」褚彌聽到幾個關鍵字,回過神用異色瞳瞪向冰炎。

 

「!」銀眼瞪大。

 

「什麼?!」

 

「媽不見了!?」藍眼瞬間清醒,剛才充滿黑氣與電擊的場景不在。

 

「靠!老頭你不爽我們,也不需要開這種沒意義的玩笑吧!」褚彌一臉不信的看冰炎。

 

「哼!誰想跟臭小鬼該玩笑阿!不信就去臥房看!」冰炎雙手環胸沒好氣的說。

 

聽見冰炎如此的話語,四兄弟仍是一臉狐疑的看他。因為老頭的話對他們來說只有百分之九十五不能信(?),為了確保這老頭沒有騙他們,四兄弟一把推走冰炎瞬步的跑向主臥房。

 

靠著擁有獸王族血統靈敏的嗅覺,嗅了嗅自家母親常睡的位置。

 

「依照這樣的氣味,媽可能清晨就不在了。」褚恩瞇起藍色眼瞳說。

 

「可是媽如果有任務或其他事會事先跟我們說阿!」褚伊瑟面露淡淡的不解問。

 

「……使役呢?用使役和血緣法陣應該找得到媽吧!」褚彌提議道。

 

一聽褚彌這麼提議,站在門口的冰炎不屑的哼了一聲,「如果使役有用的話,幹嘛還要把你們給叫醒。」乾脆把你們給丟著,我和褚一起過兩人的生活!

 

「「……」」這臭老頭!!四兄弟暗自咬牙很瞪冰炎。

 

「……不然我們就分頭去找。」褚洛斯思索後說。

 

「沒意見。」褚恩舉手附和。

 

「蠢老頭,我們一定會比你先找到媽的!」褚伊瑟向冰炎露出挑釁一笑。

 

「……」被這麼一挑釁,冰炎額上又多了一條青筋。

 

他媽的這群臭小鬼!就一定要這麼欠扁!

 

褚是我的!

 

「臭小鬼你們就別高興得太早!」

 

於是,搶母戰爭…又開始爆發!

 **-*-*-*-*-*-*-*-*-*-*-*-*-*-*-*-*-*-**-*-*-*-*-*-*-*-*-*-*-*-*-*-**-*-*-*-*-*

  提著一袋的甜點,用眼角的餘光瞥看左右邊的街道。在無人之下快步走進暗巷,跺腳啟動移動陣來到市都.

  推開飯店的旋轉門,走入飯店大廳。

  「您好,有什麼需要服務的嗎?」一名接待生走向褚冥漾,嘴掛著營業式的笑容說。

  褚冥漾點點頭,拿出黑卡微笑說:「麻煩一間套房。」

  有些愣愣的看著褚冥漾所露出的笑容,過沒幾分鐘接待生驚覺到自己有些失態,馬上回過神再度露出營業式笑容接過黑卡,「那請您稍等。」說完匆匆忙忙的奔到櫃台。

  櫃台小姐向接待生接過黑卡,一瞪眼看著黑卡愣三秒,馬上拿起電話。待等櫃台小姐放下電話三分鐘後,一名中年男子從櫃台後的房間走出。急步的走向褚冥漾,嘴掛著恭敬的笑容。

  「抱歉,怠慢了。」他說。

  「不會。」褚冥漾應了一聲。

  「那請往這邊走。」經理向褚冥漾做出請的手式。

-*-*-*-*-*-*-*-*-*-*-*-*-*-*-*-**--*-*-*-*-*-*-*-*-*-*-*-*-*-*-*-*-*-*-*-*-*-*-*
時間:上午10點30分

地點:原世界

  急步的走在街道上,風吹動兩名少年顯眼的紅髮。

  「真是的,媽到底跑去哪了?」褚彌皺緊眉頭說。

  「……」褚伊瑟只有看他一眼,沒有給予回應。

  是的,褚家四兄弟的母親.褚冥漾,在今日清晨時段無意失蹤。目前正在找尋中。

  褚彌和褚伊瑟在街道找尋。因為血緣法陣無法發動,只好用最原始的方式下去找。所以他們已進出無數間自家母親常去的甜點店。

  話說,使用移動陣算最原始嗎?唉呀!就別為這種事而計較嘛!

  「這邊呢?」褚伊瑟指著前方不遠的甜點店問。

  褚彌瞇起眼靠著透視,「沒有。」他說。

  「嘖!換下個地方吧!」

  「也好。」

  -*-*-*-*-*-*-*-*-*-*-*-*-*-*-*-*-*-*-*-*-*-*-*-*-*-*-*--*-*-*-*-*-*-*

  「阿阿,冰炎你確定不是你把褚氣走的嗎?」夏碎一臉笑得十分燦爛的面容看著冰炎,但身後的黑氣不容小看。

  死悶騷!早不出來;晚不出來,偏偏在我和小千恩愛的時候出來!!

  「……抱歉。」畢竟是自己打擾到人家。冰炎只好有些不甘願的道歉。

  「……褚去哪了?」冰炎道完歉,直奔重點又問一次。

  「唉呀,我不是問你,你不是自己把褚氣走的嗎?」夏碎一臉無辜的看著冰炎,嘴角的弧度拉長。

  …越看這個笑容越討厭!冰炎額上爆出青筋,紅眼怒瞪夏碎的笑臉。 「並沒有!!」

  「呵呵,你確定嗎?可是褚會離家出走,不都是你把他氣跑的嗎?」夏碎又補上一句說,這讓冰炎的打擊非常大。

  冰炎愣了一會,「……我才沒有!」他咬牙擠出幾個字。

  「哎呀哎呀,你就是嘴硬、死不肯承認阿冰炎。所以褚才會被你氣走的阿!嗯?」紫色的眼瞳看著冰炎,話語裡是滿滿的嘲諷。顯然很介意自己與情人恩愛時被打擾。

  ……這隻該死的悶騷狐狸!!冰炎被夏碎二度戳到痛楚 ,紅眼怒瞪著夏碎。

  「所以說,冰炎我根本就不知到褚去哪裡啦!」說完,拿起桌上的烏龍茶啜一口。而紫金色的眼意下就是要冰炎自己去找。

  ……X的…「…我要走了,謝˙謝!」末句重重的說。頭也不回的走出夏碎的家。

  「哼哼, 還真的是隻超級無敵笨的紅眼兔呢!」難怪褚常說冰炎是隻紅眼兔。嘖嘖,怪有點像呢!夏碎繼續喝那杯未喝完的茶。

  「哥,我知道漾漾在哪裡了。」千冬歲走向夏碎,眼鏡露出精光。

  「是嗎。別告訴冰炎喔!小歲。」夏碎一把拉住千冬歲,讓千冬歲倒在自己懷裡。口語上是擺明的想看好戲。

  平時精明的臉,在這個男人面前露出害羞的姿態,臉頰的紅暈未退「呃…嗯……」千冬歲回應似的點頭。

  「那…我們就繼續做剛才沒完的事吧!」夏碎抱起千冬歲走入臥房。

  「…嗯…」
-*-*-*-*-*-**--*-*-*-*-*-*-*-*-*-*-*-*-*-*-*-*-*-*-*-*-*-*-*-*-*-*-*-*-*
時間:中午11點15分

地點:褚恩的房間

  「阿哈!我知道媽在哪裡了!」褚恩坐在電腦面前大叫。

  「在哪裡?」褚洛斯聽到自家弟弟的大叫,瞬步的衝過來。顯然很擔心自家母親的安危。

  「哼哼…當然是在……嗚哇!!?」對於疑問句人總會下意識回答,咱們的褚恩就是這樣。他震驚的看著自己的大哥,「大哥你你別嚇人啦!」

  「在哪?」銀眼瞪著褚恩,有種『你再不說你就等死!』的意味。

  「…好啦好啦,大哥你別再瞪了,我說就是了……媽他在法國。」

  「嗯?」法國?為什麼媽會在法國?褚洛斯皺著眉看著褚恩。

  「耶……我記得…媽他之前好像有說過想去法國那裡…說那裡有一家很好吃的甜點。好像叫LADUREE吧!」褚恩思索一下說。

  「……」褚洛斯無言的聽著弟弟說出的根據,他撤底被自家的母親給打敗了。

  「…哎呀,媽不都是這樣嗎!大哥你就別皺眉啦!」褚恩說。雖然他能理解大哥的心情,不過只要想到自家母親快樂、幸福的模樣,什麼無奈的心情全都拋到九霄雲外了!

  只要媽開心就好!

  「……嗯。」

  對阿,只要母親開心就好!

  「那要通知彌跟瑟他們兩個嗎?」褚恩拿起手機問。

  「嗯。」

*
  「二哥他說,媽他人在法國。」褚彌按下關閉通話鍵說。

  「那我們就快點趕過去吧!」褚伊瑟彈指打開結界並啟動移動陣。








  可惡!褚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吶,亞~我想去法國!』

  『去那裡做什麼?』

  『嗯……那裡有一家我想吃的甜點、噢!好痛!!亞你幹嘛打我!!』

  『又要吃甜點!想蛀牙是不是!』

  『哪會……我有常常刷牙!才不會蛀牙呢!』

  ……褚他…會不會在法國!?冰炎瞪大眼心想。

  在心想的同一之際,冰炎早已啟動移動陣往法國的方向過去。

**-*-*--**--**-*-*-*-*-*-*-*--**-*-*--**---**--*-*-*-*-*-*-*--*-*-*-*-*-*
時間:下午14:45分

地點:法國  Hotel Meurice飯店

  「哼哼~哼~~~哼~」邊哼著鵝媽媽的小曲調邊喝著下午茶。手上拿著一本自己喜愛的小說。

  噠噠、噠噠—————

  「哼~~哼哼~~哼哼~~~」阿阿,蛋糕好好吃喔!

  噠噠、噠噠—————  

  「「「「「媽/褚!!!!」」」」」

  「嗚噗!!!」才剛要喝進一口伯爵紅茶,這下全都毀了!

  「「「「媽?!!!!」」」」看見母親被紅茶潑濕了全身,冰牙四兄弟馬上衝過去。

  「母親您還好嗎?」褚洛斯打個響指,手中出現一條毛巾,連忙幫褚冥漾擦拭濕漉的頭髮。

  「媽你要不要緊?」褚恩手上也拿了條毛巾擦拭被紅茶噴到的衣服。

  「媽你有沒有燙傷?」褚彌拉開褚冥漾的袖子察看是否有燙傷、割傷……等傷痕。

  「媽……我幫你整理頭髮…」褚伊瑟一見那幾句慰問的話都被兄長們講完了,隨口說出想幫忙的話。

  「喔,好、好阿!」褚冥漾有些愣住的回應。

  聽到母親的答應,褚伊瑟彈指拿著梳子梳起褚冥漾長到腰間的頭髮。

  但他們似乎忘了還有一個人……就站在後面。用熾熱的眼神死盯著他們……

  「……」這群欠扁的臭小鬼!!冰炎死瞪著吃他老婆豆腐的四個兒子。

  「嗯?亞?」褚冥漾發現到他,輕輕的喊了一聲。

  冰炎像是隻聽到主人的喊聲而走來的忠犬,馬上邁開步伐走了過去。當他要走到褚冥漾身邊時,正在幫褚冥漾整理儀容的兄弟們同一致的轉過頭狠狠的瞪他。

  「「……」」你別過來臭老頭!!

  「……」我要不要過去干你們屁事!!那是我老婆!!繼續走自己的。

  就快要走到褚冥漾的身邊時,幫褚冥漾梳頭髮的褚伊瑟向後踹了冰炎一腳;褚彌趁褚冥漾不注意重重的踩冰炎的腳;褚恩彈指使用冰的能力向冰炎砸下一塊大冰塊;褚洛斯暗地用手指比劃使出火能力往冰炎砸火球。

  ……………這群小鬼是不要命了!!!冰炎馬上做出反射動作擋下四兄弟的攻擊。

  「……你們…怎麼了?」褚冥漾回頭問。剛剛的氣氛好怪。

  「「沒事!!」」異口同聲的喊,喊完時還互相轉過頭狠瞪對方。

  「媽你怎麼了?」褚恩問。

  「欸?什麼怎麼了?」

  「對阿,媽你怎麼了?」褚伊瑟也跟進的問。

  「咦??你們說我什麼怎麼了?」褚冥漾不解的問,完全不知道自家兒子在問些什麼。

  「媽,你為什麼一聲不響的走?」褚彌馬上點出重點,畢竟前面那兩個問得太含糊了。

  「阿?你們沒看到嗎?」褚冥漾歪著頭說。

  「「看到什麼??!!」」

  「我不是有寫張字條在桌上嗎?」褚冥漾說。

  「「……」」聽見褚冥漾這麼問,冰炎和四兄弟挑著眉互看對方。

  有嗎?

  好像沒有吧……

  你有看到嘛?

  沒有

  「阿,在這裡啦!抱歉,那張字條在我這裡。」褚冥漾從口袋中拿出紙條,一臉抱歉的對他們說。

  「「媽/褚!!!」」冰炎及四兄弟們差點跌倒,他們好氣又好笑的大喊。畢竟,這迷糊的人阿!想對他生氣也很難吧!
*-*-*-*-*-*-*-*-*-*-*-*-*-*-*-*-*-*-*
嘿嘿~各位想不想我~(沒人想你###你這脫稿一個月的作者!!
阿阿,別這麼說嗎~(啾咪(乾###
又到新的一年囉!!
新年快樂阿!!各位!!
好吧!這是取自於各位讀者們幫忙的題點...漾漾失蹤了~
感謝各位大大的題點~
阿....這下突然覺得,夏碎很常出現呢!
(夏:我很常出現不好嗎?嗯?)(燦笑)
不不不,怎麼會呢??(阿哈哈哈哈
(褚彌:這個蠢作者脫稿一個月多了還笑得出來?!!)
(褚伊瑟:害我們沒有出場一個月!!)
(褚恩:你想死早說嘛!)(亮刀)
(褚洛斯:欠扁!)(亮爆符)
~*以下未成年兒童請勿觀賞*~
(冰:......褚,我陪你去吃蛋糕)
(漾:嗯,好阿!)(笑


(這時的作者)
不不不不!!!!!!!阿阿阿阿阿阿阿!!!!(正被一群人狂圍毆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色炫飄 的頭像
黑色炫飄

死亡 . 殆盡

黑色炫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