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你不在叫我褚而是叫我褚冥漾了?

我們的命運就如同上主神看過最好玩最好笑的棋子。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每當我要開口時你總是早一步拿藉口塘塞拒絕我?

「亞,那個……」

「褚冥漾,我有很重要的事。下次在講吧!」

下次下次下次……一字一句的下次,我總是退讓著。連最要好的朋友也是……

「喵喵,我……」

「漾漾。醫療班缺人哦。下次在約我。」

「千冬歲,那……」

「漾漾抱歉,我和夏碎哥有事。」

「……萊恩?」

……沒有回應,但我知道他不在這。

你以為你藏得很好;總以為這個事實可以隱瞞下去……但不知道下一步棋子的故事怎麼走?

一個人走在清園的石子路上,沒有同伴的戲鬧,只是安靜的遊走著。很意外,聽到你與同伴們的聲音。偷偷的躲在一棵樹後,想看你們在討論些什麼?

也許你們應該會很意外我會在這裡散步吧!因為只是突然想走走而已……你,正摟擁一名男子,嘴還很開心笑呢!

什麼時候開始,你終究不再對我露出笑容了?

躲在樹後,仔細聽你們的談話,原來……

「我不想再對那個妖師笑了!他看起來真是討厭!」

「喵喵雖然是一名醫護人員,但我不想在看到他了!那個妖師!」

「那個妖師怎麼還不快給本小姐消失!」

原來……我的朋友們已經背叛我了;連你,也是。我總以為我可以在快樂的日子裡仍舊幸福。直到看見了事實,才知道我落入的不是幸福的結局;而是痛苦的騙局。

我,跑開了……

你以為我沒發現到嗎?那只是我不想多作些不必要的疑問去煩你。

心,碎了一地。一切一切如同夢一般,當夢醒十分的那一刻才知道那只是空想罷了。

得到你的允許,我將之前放置在你房間的東西一併收回,連同那隻兔子布偶。我開始努力的學習符咒、術法……但習慣你以往的體溫,一個人獨自睡覺無法睡著。眼睛看著天花板,想必又是一個無眠之夜。現在你的體溫應該是屬於那個人的吧!我苦笑,下床走向書桌旁看著已翻了好幾遍的課本……

考上白袍是為了你,那考上黑袍呢?

考上黑袍後,向公會申請一個長達一年半個月的任務。在夜深人靜,我收拾好行李坐在床上環視著陪我渡過青澀高中生活的房間……

淚水,滴落……

『主子,時間不早了……別哭…』

「米那斯……」

『怎麼了?我的主人』

「我是不是不夠堅強?是我不夠努力嗎……」

『不,主子您很堅強;您很努力。』

「那……為什麼我還要哭呢?學長他現在很幸福,為什麼我還要哭呢?」

『主子……』

「……抱歉,米納斯我好像又說了不該說的話了。時間不怎麼早,我們快點離開吧!」

哭了,傷了,碎了;現在的他很幸福,那我為什麼還要流淚?

「米納斯,可以幫我把這房間的氣味清掉嗎?」

『好的,樂以之至。』

看著米納斯的背影,我微笑。走向書櫃抽出好幾本的日記本,我隨手打開一本翻閱。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喜歡把每一天所發生的事寫進日記裡?

抽出火符,貼在一本日記本上,讓它竄起火燒了所有的日記本。火逝,只剩下一堆灰燼。看著書櫃上的小禮物,那都是曾經我的朋友們送的。現在,要一一的還給他們。

因為,我不夠格當他們的朋友。

『我的主人我好了。』

「謝謝妳,米納斯。我們該離開了。」

*-*-*-*-*-***-**-*-*-*-*-*-**-*-*-*-*-*-*-***-*--*-*-*-*-*-*-

黑色的夜,好想問你,你幸福嗎?

結束長達一年半個月的任務後,抬頭仰望著天空,星星很美呢!只是……

只是無法跟你說……

時間一分一秒轉動著,每過一分這個世界就會變化一些。但,時間轉動的太快;變化得太急促,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會有什麼事發生?

回到學院,但學院的慘樣令人震驚。一陣寒氣從身後傳來,迅速跳離原地,一把箭插在剛才站的所在地。

「可惡的妖師,你還真敢回來!」

「千冬歲你……你在說什麼?」

「少裝傻了,妖師!還有,誰準你叫我的名字!」

「我……」

「漾漾你為什麼要傷害小希?」

「喵喵,我沒有……」

「不,你有!妖師褚冥漾,你為什麼企圖傷害希利德?」

「學長我真的沒有!」

「住嘴!!我們再也不是學長學弟!」

「再也不是朋友!而是……

敵人!!」
聽到這句話,我的心好像有什麼東西刺到。我們……是敵人了嗎…?原來……原來你們說的話都是騙人的!?

「妖師褚冥漾!公會要我們拿下你的首級,給我們乖乖就犯!」

「木之天使不再幫助背叛者!」

「惡心的黑暗種族給本小姐消失!」

「褚冥漾你這麼做有何理由!」

「褚冥漾!你不再是我弟弟了!」

「漾漾,你害妖師一族蒙羞了!你再也不是我們族人!!」

難道……連賽塔、安因、莉莉亞、阿利學長、姊還有然……你們都不相信我嗎?

原來,打從一進學院開始,我的結局早已註定好了。沒有快樂的開始;幸福的結局……現在想起來還真好笑!原來,這就是我的人生阿!

將錯就錯;這一切都錯!

「漾漾小朋友阿!他們都不相信你了耶~~」

「原來是你阿!安地爾.阿希斯…」

「你……呵,真有趣。要不要加入鬼族阿!漾漾小朋友。」

「呵,不用了安地爾。我……已經決定好了。」

是阿……我已經決定好我該去的地方了。轉過頭看著颯彌亞.依沐洛.巴瑟蘭和他手裡的人,我笑了。

但,心卻在淌血……

「偉大的冰炎殿下,恭喜您。未婚妻殿下很美呢!」

「住嘴!無恥的妖師!!」

我沒有說話,也不確定我是不是在笑,只是閉上眼說出我死前最想說的話……一段言靈

「以妖師之名;以我褚冥漾之誓,去除阿利斯安左眼的黑氣;滅除冰炎殿下的詛咒;消毀木之天使安因與景羅天的契約;藥師寺夏碎的傷口復合;帝的雙眼恢復;伊多.葛蘭多的身體復原;允許妖師一族可以在光之種族之下存活;使所有已成鬼族的子民們消失;祝福雪野和藥師寺一族可以幸福;也祝冰炎殿下看他妻子幸福不受外界干擾。代價以我血、魂、肉體為證,啟!」說完,突然我覺得我好像飄起來,一陣白光朝我襲過。

煙灰 消逝……

無數光點飄落……

「鬼族……消失了!?」

「休狄我……我眼睛好了耶!!」

「小歲,我的傷好了!」

「哥,恭喜你!」

「賽塔我……」

「我知道,安因恭喜…謝謝漾……漾漾?」

賽塔正想道謝,眼睛轉向褚冥漾站的所在地。原本還很開心得一群人跟隨著賽塔的眼睛看,全都安靜下來。空無一人,只留下一顆幻武晶石和一個手鐲。突然,晶石崩裂開來,蛇身女子竄出。

啪!一聲,有什麼東西被打到的聲音。

一掌巴掌痕落在冰炎的左臉上,『現在您可高興了吧!主子死了!死在所有人面前!您可高興了吧!偉大的冰炎殿下?噢~真是諷刺!冰炎殿下也會做出如此卑鄙的事!』米納斯憤怒瞪著冰炎,嘴吐出諷刺的話語。

『都是因為你!主子為什麼要那麼傻?為了一個自私的殿下而死!你知道嗎?當主子看到您和另一個人摟抱,他有多難過!你知道嗎?我想你跟本就不知道!哼!你們之前送的東西主子說全部還你們,還要我轉告一句話……』

我沒有資格做為各位的朋友……
『其實,你們才不配當主子的朋友!』

又是一聲巴掌聲

請 , !好嗎?
柔聲響起,但又消逝……

『我的主人,米納斯陪您回家,好嗎?』

米納斯拾起地上的手鐲,隨著聲音消失

「我們……我們對漾漾做了什麼!!?」

很後悔,但一切都來不及……


**********************************
雖然在寫這一篇時,不知道是保持著什麼樣的心情啦!
人悲傷的時候,心裡的複雜感很像交錯蜘蛛網一樣哪!
總知.....又是一篇虐待漾漾的文文啦!
阿冰辛苦你了!第一次被甩兩巴掌~~(冰:靠!!!!!##)
罵啥?你只犧牲你的臉頰而已耶!漾漾可是犧牲他的生命阿!(漾:還不是你寫的!)

小劇場:

其實阿冰被米納斯甩兩次巴掌後......

冰:嘶......褚的武器打得可不是普通的痛.....

夏:冰炎一臉吃痛的模樣真好笑

冰:閉上你的嘴!夏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色炫飄 的頭像
黑色炫飄

死亡 . 殆盡

黑色炫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