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水神繼承者

親愛的巴爾洛柯‧辛

我親愛的乾哥哥

這是如此開心的事阿!

我找到了!

找到你所想的繼承者

等這一天等了多久?

那孩子的靈魂是如此的乾淨

我相信,你一定會喜歡這孩子的

巴爾洛柯‧辛

我的哥哥

*-*-*-*-*-*-**-*--**-*-*-*-*-*-*-*-*-*-*-*-*-*-*-**

公會最高層,是所有種族視為的最高審判廳。只要是被懸賞最高的通緝犯、邪惡種族或是危害到公會的祭品之力,一切都要在此接受嚴苛的審判制裁。

「妳說,水神的繼承者找到了?」低沉的男音問。

「對阿!」女人俏皮的回應。

「……梅達娜‧薩姆!!妳夠了沒!?有話直說!」男子受不了道。

「說什麼?」梅達娜裝傻的反問,嘴不停的抽蓄,像是在隱忍些什麼。

「妳…梅達娜,水神的繼承者是什麼人?什麼種族?」男子額頭爆著青筋說。

「你想聽?比摩克」

「對。」

「你確定?」

「是,我確定!」三個青筋了。

「那我說囉?」

「妳.快.給.我.說!!」比摩克受不了大吼。

「唉呀~好兇喔!先答應我,你不會討厭這孩子。」梅達娜笑了笑說。

「…好,我發誓!」
「…好吧!確認水神繼承者……是妖師一族先天之力的褚冥漾…」

「夠了!梅達娜妳現在、立刻、馬上給我閉嘴!」比摩克一聽到『妖師』兩字,臉色大變,出聲打斷梅達娜的話。

「你自己發誓你不會討厭這孩子的!!比摩克!你說話不算話!」梅達娜皺眉抱怨。

比摩克不理會梅達娜的抱怨,反而說:「對,我說話不算話!妳這是在跟我開什麼玩笑?!要一個邪惡妖師去當水神的繼承者?乾脆叫他毀了整個守世界不成!相信我,巴爾洛柯他絕對不會答應的!梅達娜‧薩姆,妳清醒吧!」

「該清醒的人是你!比摩克‧德瑟魯!那是幾百年前的老套說法!妖師是邪惡種族?噢,真夠他媽的!不懂就別拿那種死老套的說法來塘塞我!褚冥漾是好孩子!辛大哥會答應的!」梅達娜有些腦怒的吼回去。

「不會!」比摩克轉過身說。

「會」

「不會!」

「會!」

「妳夠了沒阿!我說不會就是不會!」

「你才夠了沒!我說會就是會!」

「……嗤!」

「哼!」

兩人就這樣非常幼稚的僵持一至兩分鐘……

隨後,梅達娜有了動作,背對著不理會她的比摩克,逕自說:「水神的繼承者將會在ATLANTIS學院的清園現身,他已通過水神的測驗了。若你想看那孩子是怎樣的人就來吧!不想來,我也不會多說什麼。要來不來,就看你怎麼決定,比摩克。」說完,立刻消失,獨留比摩克一人在諾大的會議室廳裡。

「……」

妖師一族的褚冥漾……到底是怎樣的人?梅達娜為何會對他如此重視和關心?自從老搭擋,巴爾洛柯‧辛死去之後,梅達娜就沒有這樣那麼關心一個人了。也沒有……

那樣笑過或頂嘴過了……

不過,話說回來,以前那位一聽到自己被騙還會大哭的小鬼梅達娜為什麼會變這副德性??一定是無殿的扇教壞的!

-*-*-*-*-**-*-*-*-*-*-*-*-*-*-*-*-*-*-*-*-*-*-*-*-*-*-*-*

「扇那死老太婆一大早叫我來清園幹嘛?又想搞什麼?」冰炎一臉青筋的說。

「唉呀,冰炎別生氣。我想扇董事應該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才叫我們來吧!」夏碎露出燦爛的笑容安慰,但身後的黑氣不可小看,把繞過來的風精靈們嚇到躲起來。

「……」你還不是一樣…有起床氣的傢伙!你的手機一定被你摔爛了!

「這幾天都沒看到漾漾和凱凱耶~難道他們沒收到通知嗎?」米可蕥背著背包,歪頭說。

沒看到褚…?難道褚他發生了什麼事?!冰炎想到這裡,馬上展開移動陣。突然,身後傳出一陣騷動和一名熟悉的說話聲。

「呦,小亞,你想去哪?」一頭銀髮披散的男子說,身後還跟著一頭稍些凌亂的紅髮男子。

冰牙族王和燄之谷王?!在場的人驚訝的看著他們,還有人拿武器備戰。

「爺爺、燄之谷王?!你們怎麼會來?」冰炎也有些驚訝的問,自己也拿出烽云凋戈防備。

……爺爺?!!全部的人一起看向銀長髮男子。

「唉……一大早別把氣氛搞僵嘛……」冰牙族王一臉無奈說。

「對阿…哈呼…今天原本可以睡到自然醒,不必管理朝政任何事的……誰知道,無殿三人組的扇跑來我這裡說什麼想不想去看我的曾曾孫媳婦之類的話。小亞,你什麼時後結婚的?我為什麼不知道你結婚了?」燄之谷王一臉疲憊說,中途還不停打呵欠。

「阿!對阿!小亞,你結婚的時候怎麼沒跟我說?害我一直擔心你這超級死面攤什麼時後才娶得到老婆的說。」冰牙族王問。

「……」所以…扇那死妖婆到底想做什麼?

銀光閃起,勾起所有人注意,「喔~全員到齊啦!」梅達娜從銀光走出。

「……梅達娜‧薩姆?」冰牙族王訝的看著他。

「…幹嘛?」梅達娜一臉面無表情的看著冰牙族王,口氣十分冷漠。

是的,過去他們是同一掛的好友,無情的命運將他們拆散。梅達娜的家人全數死亡,只留下她和還在襁褓中的弟弟,族人也不知去向,是生是死她不知道。在她抱著自己的弟弟流浪乞食中,她遇見一名黑髮男子。那名黑髮男人將她和她的弟弟帶回族裡,那時候她不知道那名男子是言靈一族的妖師首領‧凡斯。

第一次鬼族大戰後,妖師一族全數被通緝。她想說服自己的好友‧冰牙族王,沒想到自己的好友拒絕了她,還說別被妖師一族的話給矇騙了!

昔日的好友;今日的陌生……

「哼!」梅達娜轉過頭,不再看冰牙族王。

走到清園的水池前,梅達娜不唸咒只做了些繁複的手式,「水精靈‧清,我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

一個女孩從水裡浮出,『好的,那梅達娜大人要給清什麼呢?』

「等會我幫妳重整一下水的淨化結界好嗎?」

『好,就這麼說定囉!』女孩笑了笑,飄到梅達娜身邊。

梅達娜開始唸起咒語,身邊的水精靈做為輔助。水池突然暴漲,將所有人包圍。一個巨型陣法浮在水面上,陣法中央還站著一個人。

「我,梅達娜‧薩姆,正式宣佈,妖師‧褚冥漾為現任水神!!」

黑色炫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