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靈魂回歸

這一天,我覺醒了

徘徊在心中的是什麼?

我不知道

那位殿下,在我和另一個我的心中定義是什麼?

他是我;我是他

我們是同一個人

同一個靈魂

我們不該分裂

*-*-**-**-*-*-*-*-*-*-*-**-*-*-*-*-*-*-*-*-*-*-*-*-*

「梅達娜,妳找我們來有什麼事?」冥府之主‧多巴斯歌率先走上前去問,銀色馬尾在空中甩盪。

「……我想我應該不用花多餘的時間做多餘的解釋吧!相信黑山,他會回答你的,多巴斯歌。」梅達娜不多做回應,反而將問題丟給歇在沙發上休息的黑山君。

「封印,被破解。靈魂回歸要在今晚實行。」被點名的黑山君,淡漠的回應,但眼窩下的黑圈掩飾不了疲憊。

「果然……」聽聞的多巴斯歌諾有所思的扶著下巴呢喃著。

『咚!』一支白色粉筆從某處滾落下來。

「……」整個房間處於詭譎的氣氛中,黑山君更是黑著一張臉死瞪著那支粉筆看。直到那支粉筆受不了,隨意的滾動一下,一陣白煙瀰漫整個房間,一個人影在白煙之中。

「什麼?!施術要在今天?小黑的身體還很虛弱耶!」人影跳出來大叫,佯裝剛才那詭譎的氣氛不是自己製造出來的。

「……我該說謝謝你的關心我的身體嗎?白川主?」黑山君表情不變,但額上的青筋明顯跳動。

「誒?!小黑原來你在這阿!」白川主看到黑山君,興奮的撲了過去。

碰!!白川主被黑山君踹到地板上當裝飾。

「唉呀!黑山,火氣別那麼大阿!等會施術你要是暈倒了怎麼辦?」梅達娜笑吟吟的問,腳卻毫不留情的從鑲在地上的白川主身上踩過,不時聽見某人在自己腳下悶哼。

「哼!」黑山君撇過頭坐回沙發上。

「小黑好兇喔……」白川主把自己從地板裡拔出來,雙眼可憐兮兮的望向黑山君。

「好了!別玩了。梅達娜,回歸術法之陣何時進行?」全場只有最正經的多巴斯歌問。(黑:我也很正經好不好!!)

「嗯……差不多是現在吧!妍雅她等孩子的答案等後多時了!」梅達娜微笑了一下,地面出現大型移動陣將所有人送至地窖。

在他們離開後,空中飄落一張人形符紙,落到地上的那刻變成一位全身包緊的黑衣人。黑衣人環顧四周,淡然的走出房間。





「…師傅的武神?」默從書後抬頭望向站在自己面前的黑衣人。

「主人要您過去地窖一趟。」黑衣人並沒有理會默的疑問,生硬的女聲逕自道。

「謝謝,我知道了。」

黑衣女人向默行一鞠躬,一聲爆裂聲,黑衣女人化為灰燼。

*-*-**-*-*-*-*-*-*-*-*--**-*-*-*-*-*-*-*-*-*-*-*-*-*-*-*-*

複雜而不失華麗的移動陣在昏暗中現出,踏步出的是默,不,該說是冥了。

「師傅。」

「嗯,冥你的答案跟妍雅說吧!」梅達娜沒有做任何多餘的廢話,只是讓出步來讓冥跟身後的女子對視。

妍雅看著默,笑了笑問:「吶,親愛的孩子,你的心做好最堅決的決定了嗎?」

「嗯。」

「那就…」

開始吧!

冥站在水晶旁,與水晶裡的孩子面對面。妍雅與梅達娜等人站在冥的四周圍,形成一個五子陣。

「結之陣!」梅達娜先起口喊。

「水韻、光云啟!」妍雅雙眼從琥珀色化位紫色;髮也從褐髮化成黑髮。

「魂靈交之合,魄響!」多巴斯歌身邊出現一為與他相同銀色的短髮青年,青年也跟著自己主人唸起咒語。

隨後,兩位時間的主人也跟著喊起。巨大的藍光包圍住冥和水晶裡的孩子。突然,水晶崩裂開來,雙眼緊閉的孩子從沉睡中睜開雙眼,迷濛的雙眼看向冥,嘴微笑……

歡迎回歸,我的意志;我的……冥─────

我,回來了───

冥對著孩子微笑回應,並朝孩子伸出手。孩子愣了一下,笑容更大,也伸出自己的手與冥十指交扣。

兩人閉上雙眼,雙手十指交扣。彼此感覺到對方的力量在流動,兩人啟唇頌唱咒語。整個地窖回盪著如精靈音樂的美妙歌聲。

歌聲以到尾聲,原本還握住孩子的手的冥,化成光球飛入孩子的胸前,孩子獨立一個人唱完最後一段咒語。藍光已逝,孩子從半空中墜下,腳輕巧的立足在地板上。

「呼、呼…」梅達娜很沒形象的坐在地上喘氣。

「成功了…」連妍雅也不例外。

「……」黑山君看著孩子,嘴角稍些勾起,但敵不過朝自己襲來的暈眩感昏倒在地。

「小黑!!」白川主飛奔過去,抱住倒地的黑山君。

則多巴斯歌站起身,走到孩子面前,身邊的銀短髮青年已形成青煙飄入多巴斯歌的幻武石內。「歡迎回來,褚冥漾小朋友。」嘴露出鄰家大哥哥的笑容。

聽聞到多巴斯歌的話,孩子睜開明亮的黑瞳,「嗯,我回來了,冥府大人。」嘴也跟著露出笑容。

這下多巴斯歌的笑容僵住,如果撇去悄悄流下來的鼻血。

「喝阿阿阿阿阿阿!!這是什麼超級治癒阿!!」梅達娜起頭大叫。

「我、我受不了了……」妍雅直接昏倒。

「一個是冷漠到不行的冥漾;一個是可愛無比的冥漾……這是什麼1:1正比阿!?」多巴斯歌擦去鼻血在喊。

這天終於來臨,褚冥漾的靈魂……

回歸!

黑色炫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