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為填入

 

雷者勿入

 

看不下去者請按右上角的X

 

眼前一閃白光,回到黑館的房間裡。冰炎和已回歸的褚冥漾兩人就站在客廳中央。冰炎的紅眼直盯著褚冥漾的側臉,腦袋充斥著想要將褚冥漾往自己懷裡送的想法,但過去的那場該死的誤會怎能讓他不去想呢?說不定褚早就對他死心不原諒他了!就算褚原諒他,也有可能褚放棄他與自己之間的感情,只能當褚的朋友或學長學弟的關係吧!當朋友也罷了!只要能看得到褚,自己就在褚身後默默的守護就可以了。

 但,道歉的話總要說吧!趁褚還沒離開自己的視線就豁出去吧!就算沒有原諒自己,至少讓自己的心好過一點…… 「褚我……」

 「冰炎殿下,我先去洗手一下!」褚冥漾像是看準時機,突然出言打斷冰炎的話。

 「呃,快去吧!」冰炎突然被褚冥漾突然出言的話嚇到,先愣了一下,再回應。

 冰炎…殿下…呵呵,真是諷刺呢!看來褚是不會原諒我吧!冰炎如此自卑的想,紅眼底下有一絲寞落

。 其實,冰炎在陷入自己的思想時,褚冥漾已從浴室裡走出,意外的看到冰炎會發呆的樣子。八成又是在想我會不會原諒他的是吧!真是的,以前都叫我不要胡思亂想,現在卻是自己在那裡胡思亂想!有時候我還真搞不懂學長到底在想什麼。冥漾對於自家學長表示於無奈,但還是深吸一口氣踏步走過去。

當冰炎還在想說為什麼冥漾洗手可以洗那麼慢時,一抬頭眼前就是那雙讓自己無可自拔的漂亮墨瞳,「…褚…」面對著那雙放大的墨瞳,冰炎震了一下腦袋也順勢當機,嘴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了。 見狀的冥漾,嘴角立刻勾起若有似無的笑。還是裝下去看看好了。心裡還很邪惡的算計著。「冰炎殿下,請問您在想什麼?」冥漾語氣冷漠的問。

 一句話讓冰炎從天堂墜入地獄,迅速極快的使冰炎異常錯愕。

 「…我……」一根食指抵在冰炎的嘴上,又再次打斷冰炎的話,簡直是大膽的可以。 冥漾又更是大膽的跨坐在冰炎身上,嘴露出感性的笑容道:「還是……你在想什麼呢?親愛的亞。」末句在冰炎的耳邊道。

「你…!褚,看來你這幾年變得挺大膽的嘛!」冰炎回過神將冥漾壓倒在沙發上,帥氣的臉露出引人犯規的笑容。

 「吶吶,這些不是你教我的嗎?颯彌亞老師──」冥漾雙手環著冰炎的頸,朱唇魅惑道。

 「呵,那教你那麼多事,身為學生的褚冥漾是不是該有所回報?」冰炎順著冥漾的話接下去,熱氣噴灑在冥漾的耳殼旁,使冥漾輕顫了一下。手更惡劣的往冥漾的衣服內探進去,偏冷的大手輕撫著冥漾胸前的兩點。

 「阿阿…惡嗯……惡劣……那…嗯…那還真是多指教了……」冥漾在這刺激之下,一句完整的話被搞得零碎不堪。

冰炎接下冥漾的話,臉上的笑容更大。唇更往冥漾的朱唇侵略去,先是點點細吻,接著就是瘋的纏吻。冰炎的另一隻手也沒閒著,過大的手掌往冥漾的下身探去,隔著牛仔褲上下輕撫冥漾的大腿內側。

 「唔嗯嗯……唔……」冥漾被吻的顏面潮紅,水霧的大眼迷濛的看著冰炎喘息著。 看著冥漾這副模樣,冰炎惡劣的笑了一下,唇轉移目的來到冥漾的頸子前咬吻著,留下紅色的痕跡。

 「阿嗯…不……嗯唔……」像是感覺到冰炎的指腹在自己的大腿內側滑動,就算是隔著牛仔褲敏感的身子依就敏感,不減反而大增。 已經過了幾年了?原本以為這種不必要的慾望,卻在這個時候全數爆發,才知道原來自己那麼渴望。但是……人家這幾年可是有成長的好不好!哪有那麼容易任由別人擺佈,搞得只有自己一個人意情亂迷的!褚冥漾拉回剩餘一點理智憤憤的想。努力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冰炎,使冰炎一臉錯愕。

 推開後,這下可變成冥漾在上方;冰炎卻在下方,冥漾整個人坐在冰炎身上,啟口魅惑道:「吶,不知道颯彌亞老師願不願意接受我的服務呢?」又是一句誘人的話。

 「好吧!」冰炎答應的爽快,自家可愛的小戀人願意主動上前服務,不答應那怎行?畢竟過去可沒有這種特等服務阿!也不能說是沒有啦!之前褚會自己主動都是他用語言刺激下褚才會自己主動,但這次是真的!

 冥漾聽到冰炎的回答,嘴又露出十個人裡有九個人絕對會流鼻血暈倒的微笑,讓冰炎又愣住了。冥漾趁冰炎的思緒還在狀況外,漂亮的臉就放大在冰炎的面前,小嘴細吻冰炎的唇。

 小手解開冰炎和自己的衣服,小手在冰炎的胸膛輕撫挑逗著。嘴離開冰炎的唇,兩人的唇瓣分開之時還有一條銀絲遷連著。嘴轉移到冰炎紮實的胸膛前,咬出點點紅痕。

「唔……」冰炎在冥漾的挑逗之下,低吟著。

 冥漾整個身子移置到冰炎的下方,用嘴拉開牛仔褲的拉鍊,使整個房間迴盪著金屬拉鍊被拉開的聲音,褪去牛仔褲只剩底褲還在上頭,冥漾技術良好的將小舌往冰炎象徵男性的部位舔起,等底褲濕到一個程度後。冥漾的手沒閒著,先是脫去自己的褲子和内褲,再舉起手把冰炎的底褲拉下,讓冰炎的慾望彈跳出來

。 「褚你!」冰炎驚呼。這個大膽也太超過了吧! 冥漾完全不搭理冰炎意外的驚呼,手握住冰炎的分身,嘴湊上去舔拭。另一隻手卻往自己的後庭放入一指前後抽弄著。

 冰炎瞪大眼,看著冥漾在自己面前大膽演起自己來的場景。冰炎立刻收回驚訝的表情,嘴角露出邪惡的微笑,伸出手拉開冥漾放入後穴的手。冥漾一臉不解的看著他,放在嘴裡的分身還享受著服務。冰炎對他笑了一下,一隻大手放在冥漾的後腦,讓自己的分身更挺進冥漾的嘴裡,得到一聲悶哼;另一手在冥漾的後穴探入兩指。

 「唔嗯……嗯……」冰炎的分身在冥漾的嘴裡不斷的抽動著,讓冥漾招架不住。

 「唔哼!」

 「唔!」熱液射在冥漾的嘴裡,冰炎將自己的分身從冥漾的嘴裡抽出。過多的熱液從冥漾的嘴角流下來,在冰炎眼前竟是一幅誘人的美景。

 「褚……你好誘人……」好聽的磁音在冥漾耳邊響起,讓冥漾的身體輕顫了一下。

 「不過…你剛才玩得挺高興的嘛,褚……」紅眼更深沉,把冥漾從自己的下身拉上來,趁冥漾不注意在冥漾的後穴裡又探入第三指,在裡面抽插腸液不斷流出。

「唔嗯……你嗯…你說可阿阿……以的……阿嗯…」一句話滲雜些令人羞恥的呻吟聲,冥漾整個人趴在冰炎的身上。

 「呵,褚你這樣就不行啦!我可還沒到喔!」冰炎惡劣的笑出聲,將冥漾壓倒在沙發另一邊,抓起冥漾的稚嫩迅速套弄。在後穴的手指更沒入裡面,還屈指騷刮內壁。

 「嗯阿阿!!」刺激宛如電擊般,從尾椎往上刺激到腦部,讓冥漾承受不住的吟叫出聲。

 「褚,你還是那麼敏感吶……」冰炎又邪惡的笑了一下,手指更惡劣的玩弄冥漾最敏感的那一點。 「哪、嗯唔……哪有…嗯嗯……阿不…不、不要…哼嗯…一直用那、那裡…阿阿…阿哈!」感覺到後穴的手指被抽出,抱緊冰炎的身體

。 收回主導權的冰炎,抽出在冥漾體內的手指,指上還沾有冥漾的體液。冰炎在冥漾面前伸出舌舔一口,「褚你剛剛夾我的手夾好緊,真甜。」

「唔……變、變態!」冥漾臉紅瞥過頭,不去看一臉邪魅樣的冰炎。

 「哦!好,我變態!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變態!」說完,撲向冥漾,並將自己的分身挺進冥漾的體內。

「哼阿!」被意外的挺進,冥漾嚶吟出聲。

 「褚……你好美……」冰炎在冥漾耳邊道,下身不斷的抽插頂入。

 「嗯阿阿……哈阿…亞…嗯我…我要去了…阿阿……」

「不行……褚,一起……」

 「嗯阿……我…嗯嗯…我不行了……亞阿…吻我…」冥漾嘟起嘴湊近冰炎。見狀的冰炎勾起唇,也將嘴靠近。

 兩人的唇瓣相互接合──

「唔嗯……」滾燙的熱液灌進冥漾的體內,環抱著冰炎更緊。

 「哈…哈呼……」唇瓣分離,冥漾迷離的看著冰炎的紅瞳,小嘴不斷喘息。

 「褚……還沒完喔……」

「咦?!」不會吧!你還想在一次?!!感覺到體內的陽物又脹大一圈,冥漾心裡開始哀嚎。

 「沒錯,你自己點的火自己滅!誰叫你這次特別主動!」冰炎露出引人犯規的微笑,下身迫不及待的開始律動。

 「嗯呀……你這……嗯唔…你這變態快給我住手!!」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你這個超級大色狼!!

黑色炫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