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鬼族之戰!(上)

不知道為什麼,當我看到那抹銀紅,思念的思緒湧上來…

風吹起思緒──

每當他精緻的臉皺起,為什麼我的心異常怦動?

是我的錯覺,還是……

如此堅定的他,鮮紅的眼透露出他不敗的心。

但為什麼面對我時,卻是如此的悲痛?

一直好想告訴這位偉大的殿下……

不要露出這樣的神情…

因為我……

會不捨吶──

*--*-*-*-*-*-*-*-*-*-*-*-*-*-*-*-*-*-*-*-*-*-*-*-*-*-*-*

大戰的開始───

「格恩爾,你身上為什麼有怪味阿?」

「……」

「嘿!你怎麼不說話阿?格恩爾、格恩爾、格…恩…爾…?!」

一閃銀光,鮮血併出、肉末飛揚……無辜的生命被自己昔日是好友至今卻是陌生人的人給殺了……

「各位注意!鬼族入侵了!!」

*-*-*-*-*-*-*-*-*-*-*-*-*-*-*-*-*-*-*-*-*-*-*-*-*-*-*-*-*-*

「凱,怎麼?」剛出完任務的默和冰炎,一回學院卻看到如此的亂樣,空氣中還彌漫著鬼族的惡臭味。

「我不怎麼清楚。根據千冬歲的資料報告顯示紅袍情報班的格恩爾‧羅菲在前兩週去任務調查,但在調查的過程中可能遭鬼族殺害,使鬼族披著人皮混入學院裡。」伊凱一臉凝重的向默道。

「…凱,去支援!」默沒多說什麼馬上命令友人上前去支援。

「我知道了!」伊凱點一下頭,迅速離去在空氣中留下一道殘影。

看著伊凱離去後,默左手隔空使地面畫出一個繁複的陣法,站在一旁的冰炎認真觀看他是在畫哪一類型的陣法。

那是……召喚陣?!褚想召喚什麼東西?

只見默左手一劃下,金光一閃召喚陣啟動!當召喚陣啟動完畢後,陣法中間站著一頭深藍頭髮的男人。

安地爾?褚召喚他做什麼?

「哈囉,梅達娜的徒弟。今天找我是終於有興趣陪我喝杯咖啡了嗎?」安地爾還是一臉欠人揍的笑容,語道出的話盡是不合時宜的話,仍是那句爛到不能再爛下去的問題。

「……我,有事要找你。」默刻意忽略那句聽到爛的問題,直奔重點道。

「喔?!有事居然會想找鬼族?不怕別人說話?」安地爾勾唇問。

「你,不是鬼族。」默語氣堅定回應。

「這麼肯定?好吧!找我有什麼事?可愛的小默默。」安地爾問。

「你,去支援ATLANTIS所有成員。命令!」默冷臉的對安地爾說。

「那一切都完了之後,願意陪我去喝杯咖啡嗎?」

「快去!!」爆青筋。

「呵!」

「哼!」默轉過身連理都不想理。

冰炎瞪向走遠的安地爾,轉過頭朝背對自己的默喊:「褚?」

「……過去幫忙。」默沒有回應冰炎,只略下這句,瞬間在冰炎眼前消失,將冰炎丟下。

「什……靠!」

*-*-*-*-*-*-*-*-*-*-*-*-*-*-*-*-*-*-*-*-*-*-*-*-*-*-*

看著黑壓壓的天空一片,天空中被劃開一個空間,鬼族從天而降,各種族怒吼撕殺著。

一個女人坐在半空中,金褐色的雙瞳高傲的看著下面撕殺鬼族的白色種族們,姣好的嘴放聲狂笑道:「哈哈哈!!愚蠢的白色種族們還真是不堪一擊呢!吾主阿!您所夢寐以求的日子不遠了!哈哈哈哈!!」

則下方瘋狂撕殺的各種族們,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戰役有些措手不及。各各喚出自家武器來個大殺敵;若沒有武器的學生們,使出爆符、風符或水符來自保或攻擊。

「嘶!」被鬼族一個攻擊劃傷左臉。

「哥!你沒事吧!」一邊射出箭隻,眼不時分心轉頭看向自己的兄長。

「不,我沒事!歲,要專心!」夏碎用袖子擦去左臉的血,向千冬歲投以安心似的微笑。

「唔……那、那夏、夏碎哥沒事的話,我、我去前線幫忙……」千冬歲滿臉通紅的別過頭,手中的破界躬沒停下動作,卻把一名鬼族射成刺蝟。

「呵!」看著滿臉通紅的弟弟兼戀人,夏碎不禁笑出聲。

居然讓小歲露出擔心的臉,你們這些可以不用活了!夏碎露出過度燦爛的〝危〞笑面對著即將要殺過來的鬼族們,身後的黑氣不禁讓所有要攻擊的鬼族們顫抖了一下。

眾人看著鬼族不減反增都捏把冷汗,手的速度加快。雪野千冬歲放了些使役,但被某樣東西給摧毀不悅的嘖了一聲;夏碎正『笑容滿面』的邊打鬼族;萊恩‧史凱爾使出雙生武器將鬼族殲滅,如此『英勇』的神態讓站在一旁幫忙討伐鬼族的莉莉亞公主爆紅了臉。被默丟下的冰炎,黑著一張臉講一個一個衝過來的鬼族捅成串燒。

「米納斯,五檔!」二大把的死神鐮刀出現在默的雙手中。

手一甩出,鬼族們都被砍成兩半,鬼族的慘叫在耳邊響起。

『索,化型!』

一隻巨蛇出現在默的眼前,默一蹬腳跳上巨蛇的頭上,往天空濃郁的黑處過去。

「該死的白色種族!你們的世界即將解束!我要讓你們染上了黑暗,一切由黑暗給統治不再有光明了!哈哈哈哈!!」褐髮、金褐雙瞳的女子她正狂笑著。

「果然是妳!特麗絲‧阿羅耶!」憤怒的黑瞳與女子對峙。

黑色炫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