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斯溟

什麼時候,一些不知道的感情湧上來?

感覺我好像很在乎……

一個人

未知的感情世界

我不懂

心中的空洞,到底要由誰來彌補?

天空黑色的玄夜,也許會回答心中的糾結吧!

*-*-*-*-*-*-*-*-*-*-*-*-*-*-*-*-*-*-*-*-*-*-*-**-*-*-*-*

「就先這樣讓他休息吧!」梅達娜關上房門對著冰炎一行人說。

「褚他……」冰炎面有難色的看著梅達娜。

「他不會有事的!只是精神力使用過度,要多休息。吶,我帶你們去看樣東西,相信你們會有所興趣。」梅達娜陰森的竊笑了一下。

「?!」冰炎一行人看見梅達娜那抹陰笑,突然覺得背脊有些寒冷。畢竟,梅達娜‧薩姆是高位者,連無殿三位董事都要敬畏三分。

梅達娜引領著冰炎等人往東邊庭院移動。來到一座大石門前,梅達娜的手觸碰一下門把,門像是接收到感應似的開啟。

看著梅達娜沒入黑暗中,冰炎一行人相視一會後,趕緊跟在梅達娜後頭。

經過一扇一扇門,梅達娜帶著冰炎一行人走入最深處,來到一扇藍色的門前。

門板上刻畫著繁複華麗的花紋,中間還有條人魚。突然,人魚開口:『請說出水語錄的其中一句。』一串尚未聽過的語言道出。

「?!」


梅達娜無視冰炎等人的驚訝,直接走到人魚面前也用同樣的語言道:『如水之歌,韻音啟風水輪焉。祈水與音起,封!』

『確認無誤,請進入。』人魚說完,僵直在那重回原本的模樣,彷彿剛才那詭異的插曲不是自己做般。

「進來吧!」梅達娜進入房內,對著門外的人們喊。

「梅達娜小姐,那語言是……」一群人進入後,千冬歲走到梅達娜問。

「那語言,已經失傳很久的古老語言了。是屬於『歷屆水神‧巴爾洛柯』的專屬語言。但這幾千年以來,沒有找到適合人選,這個語言也就失傳了……」梅達娜說著說著,眼神不再像以往一樣銳利,取代而之的是迷離失焦的眼瞳。

對她來說巴爾洛柯是個重要的人吧!

巴爾洛柯‧辛……

她的,乾哥哥

「…那…」

『叩!』一陣高跟鞋敲打在地面的聲音,打斷千冬歲要說的話。「見安,梅達娜大人。」一名女子從黑暗中走出,身後跟著一名男子。

「妳好阿,妍雅。」梅達娜回應道。

「嗯……梅達娜,妳身後的孩子們,就是…」名為妍雅的女子看著冰炎一行人挑眉道。

「是他們沒錯,我想他們應該改過自新,不再莽撞了。好了,妍雅,帶我去看那孩子好嗎?」梅達娜凝望著妍雅。

見狀的妍雅先看了一下梅達娜右看了看冰炎等人,思索了一下便道:「連那些孩子嗎?影,帶路!」眼使唆身邊的男子。男子回應似的點點頭,轉過身帶路。

*-*-*-*-*-**-*-**-*-*-*-*-***-*-*-*-*-*-*-*-*-*-*-**-*-*

來到一處的室內庭園的門口,「在看那孩子的時候,請稍安勿噪。不然,會影響到循環。」妍雅站在門口叮嚀著,嚴肅的顏面讓冰炎一行人乖乖聽話。

妍雅看著他們點頭答應自己所附屬的叮嚀,才放心的讓冰炎一行人進入。

「這是……?!」有著許多藤蔓薔薇所佈置的庭院,一顆一顆的光球從他們身旁飄過,庭院中央還有個巨大的水晶,水晶裡似乎有道人影。冰炎看著人影驚呼,眼不禁瞪大。

聽到冰炎的聲音,聽聞的友人們走到冰炎身旁,同志一合的望向冰炎所看的位置。「這是……漾漾?!」第一先叫出聲的米可蕥,讓所有人看得更清楚裡面的物體。

水晶裡有個披散著長髮的孩子,陰柔的臉龐像是睡著得娃娃安祥的沉睡。潔白的外衣襯托出孩子先前的純潔;週邊的光球彷彿接應孩子的純白,一顆一顆的往孩子飛去,讓孩子顯得更加聖潔。

「褚……」看到聖潔的孩子,冰炎兩眼發直伸出手想碰觸孩子的臉,就算摸不到至少也讓他描繪孩子的輪廓吧!誰料到,就快要碰到的霎間,卻被某種力量反彈回來。

「咦?!」見狀的友人們,看向水晶的方向。

水晶的周圍有一層結界,結界中的力量還在流動並射出兩道人影。

『碰觸者,有何意圖?』一名褐髮少女死沉的綠眼瞪向冰炎的方向,道出的話語如同冰窖般的冷酷。

另一道人影化為一名俊挺的綠髮、橙眼的青年。「我們又見面了,冰與炎的殿下!」如戲鬧般的話,讓冰炎一行人有種看到安地爾的錯覺。

「你…是誰?」冰炎愣了一下,戒備的語氣帶出疑惑。

「看來偉大的黑袍殿下已經忘記我了!才過幾年的時間而已阿!」戲鬧般的話語,反諷著。

聽到的冰炎不禁挑起眉,「我不認識你。」冷冷的回應。

男子聽到這話愣了一下,回過神來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突然大笑:「哈哈哈,也是啦!您沒看見我成型的模樣,想必會不認識我。當然,我誕生的時間是在你們逼走主人之後阿!」男子的橙眼瞟了一下水晶裡的孩子,轉過來的眼神顯出更大的殺意。

「既然,您不認識我。那我也沒必要讓您記住!但我要替我的主人報仇!!蕥蘭諾,上!」男子喊起身旁快被人遺忘的少女。

「好的。」死沉的少女,跳起抓著巨刀朝冰炎他們劈砍過去。

「?!」冰炎等人察覺到嚴重異常的殺氣,紛紛拿起武器回擊。

「妳不阻止嗎?梅達娜。」見狀的妍雅傳頭問一臉淡漠的梅達娜。

「嗯,我不阻止也不太想阻止,而且也很想這麼做很久了。畢竟,他們傷害可憐的孩子吶!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我們只要靜靜的看就行了!那些帳就交給斯溟就好了!」梅達娜訕訕的回應,彈指造出一個結界包裹著自己、妍雅及仍在沉睡的孩子,防止力量的衝擊。

*-**-*-**-*-*--*-*-**-*-*-*-*-*-*-*-*-*-*-*-*-*-*-*-**-*-*

斯溟…逼走褚後…該不會?!「你是那顆卷之獸蛋!」沒有漏聽梅達娜任何一句話的冰炎,似乎領悟到什麼對著朝自己攻過來的男子喊。

男子持著獸爪,聽到這話冷笑回應:「哼!不錯嘛,偉大的黑袍殿下!我還想說,偉大的您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發覺我是誰。」說完,舉起尚未獸化的手,手上還抓著武士刀,朝冰炎襲一擊。

「唔!?」冰炎抓著烽云凋戈,迅速擋下朝自己襲來的一擊。

「都是因為你們!主人的心很痛你們知不知道!!」斯溟揮動著長刀,咬牙憤恨的怒吼。

「你!」冰炎因閃避不及,左肩深深的被劃下一刀,鮮血流出。

「哼!你們的眼睛脫窗了是不是?連真實跟幻象分不清楚!過去偉大的您也不過如此而已!這一刀,是我替主人報仇的!」斯溟的橙瞳瞪著冰炎和其友人,一字一句重重的說道。

斯溟再舉起右手、握拳,往冰炎的臉頰揍下去,收起手說:「這一拳,是您講話不經大腦傷到主人而打的!」斯溟漠然的看向嘴角流著鮮血的冰炎。

「夠了,蕥蘭諾,停止一切。」斯溟收起獸化的手和武士刀朝仍在攻擊的死沈少女大喊。

少女如聽命令般的機器人,停下手邊動作回應:「好的。」收回巨刀,走回斯溟身邊。

「終於結束啦!」原本正在一旁看戲的兩名女人站起身,梅達娜撤收結界,以悠然的步伐走向他們道。

「抱歉,一時衝動,耽誤到大人的時間。」斯溟雙眼垂下面向梅達娜說道。

「沒關係,反正我想這麼做很久了。斯溟你快回崗位,光體球的循環速度有影響到。你應該不希望你最親愛的主人還沒恢復就夭折了吧!嗯?」梅達娜抬起有些無神的雙眸望向斯溟說。

「是!」說完,抓著蕥蘭諾的手腕,碰觸結界讓它造出空間限制的旋渦。在斯溟進入之時,橙色眼瞳狠狠的瞪了冰炎一眼,像是警告。甩頭進入空間限制裡。

黑色炫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