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鬼族之戰(下)

看著你不再帶有笑容的臉,我的心如此悲痛。

有了思念,一直好想告訴你,有你的存在才是最初的美好。

不管是過去的你還是現在的你,你的靈魂依舊是那麼的純白。

深深的吸引了我──

如果是因為太執著,所造成的誤會……

如果是因為太殘忍,而深深的傷及了你……

你……

會原諒我所做的過錯嗎?

*-*-*-*-*-*-*-*-*-*-*-*-*-*-*-*-**-*-**-*-*-*-*-*-*-*-**-

「果然是你!特麗絲‧阿羅耶!」默憤怒的黑眼看向一臉狂妄的女人,腳下的巨蛇也隨著主人的情緒高漲『嘶嘶』叫喊。

「原來是你阿!妖師小朋友!你來到我面前是終於想通要助吾主一臂之力殲滅所有白色種族嗎?」特麗絲手抽動銀絲邊問。

「助汝主?別妄想!」默持著兩把死神之鐮,冷道。

「哼!那麼,談判破裂!」手中的銀絲凝聚成一把把的匕首,如狂風暴雨般往默射過去。

眼見一把把匕首如同針雨朝自己射過來,默甩起一邊鐮刀,嘴念出咒語使鐮刀分烈成無數把相同的鐮刀斬過朝自己劈來的匕首。

看到這一幕的特麗絲勾唇冷笑,扯動一邊銀絲讓銀絲竄入地面。尚未發現特麗絲動機的默,全神貫注砍毀朝自己襲來的銀絲,殊不知自己身後的危機。銀絲從地面竄出,默身後襲擊。

殺氣!?

默瞪大眼,措手不及被一把匕首襲擊至腰從巨蛇上跌落下來,有些吃痛的叫一聲,前後利器爭先恐後的向默攻擊……

鏘!!金屬與金屬交錯的聲音從耳邊響起,默從晃神之際回過神往身後看。

「呵!該說我的徒弟是個笨蛋還是聰明呢?」光有些刺眼的刺入默的眼裡,讓默看不清人影的性別。但,人影語道出話是女子。

「……師傅?」默看著人影愣了!

「傷還可以嗎?如果還可以,就拿起武器備戰吧!我的傻徒弟!」人影伸出手自顧自的說,另一手握著武器武器正散發出紫色的鬥氣。

「…嗯!」默也伸出手抓起那人的手,將自己從地上爬起。

「鬼族特麗絲‧阿羅耶!此戰役有何意圖?」人影朝空中的人喊道。

聽到的特麗絲‧阿羅耶並沒有回應,反倒是看著前方跪下來,「吾王……」忠誠的喊道。

「哼!好久不見了!羽神一族梅達娜‧薩姆!」一頭火紅頭髮的女人居高臨下的看著所有人,嘴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比申惡王……?!」不知何時過來的安地爾,金色的眼瞪著上空的女人,眼神交雜著憤怒和驚恐。

「安地爾‧阿希斯看來你過得不錯呢!你的離開真叫人痛心阿!」嘴巴上是這麼說,但接下來的動作不是這麼做。比申惡突然伏下身拿著武器筆直的往安地爾衝過去。

鏘!又是一聲金屬交錯的聲音。

「梅達娜……?」安地爾愣愣的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混蛋!在戰場上發什麼呆阿!如果你因為發呆而死在戰場上,就別跟別人說你是我的敵友、亞那之子的情敵!誰不知道你暗戀某人暗戀多久了!」如此爆炸性的發言讓平常穩重的安地爾爆紅了臉。

「妳、妳給我住嘴!沒人當你是啞巴!」

「羽神一族的梅達娜!妳阻礙我要阻礙什麼勁!」被忽略的比申惡雙眼憤怒的瞪向梅達娜,另一隻未拿武器的手化成利刃往梅達娜身上劈砍過去。

見狀的梅達娜哼了一聲,迅速挪開僵住的金屬利器向後翻滾跳開。

「我阻礙妳?比申惡妳有沒有搞錯,是誰阻礙誰?」梅達娜一臉鄙夷的看著她,手中的半月刃分裂成兩把。

「當然是妳,梅達娜!千年前妳阻擾吾拉攏歷屆妖師首領‧凡斯;現在妳卻阻擾吾將妖師先天之力的褚冥漾融入吾族!愚蠢的白色種族是不該存在的!吾要統治整個守世界!吾要將你們染上了黑暗,成為吾的子民!哈哈哈哈哈!!」狂妄的尖笑。

「不該存在的是鬼族!如果不是因為妳刻意釀造那場悲劇的話,妖師一族就不會淪落到遭人追殺的地步!」梅達娜冷冷的說。

「妖師一族是黑暗種族,與鬼族是永遠併存!妖師一族必須幫鬼族達成使願!」說完,比申惡腦怒的往梅達娜攻擊。

「沒有這種事!想聽凡斯守領所下達的遺願嗎?『吾族不會投靠鬼族。吾唯妖師一族,妖師一族必須幫助白色種族,並與白色種族永遠併存!』,你懂嗎?比申惡!」梅達娜擋下那道攻擊,咬牙說完向後跳開。

「那是不可能的!妖師一族必須幫助吾族!妳少妨礙吾!」比申惡憤怒的又衝向梅達娜。

「既然這樣,那妳就太天真了!」梅達娜瞇起眼
,舉起半月刃展開下一波的戰鬥。

-*-*-*-*-*-*-*-*-*-*-*-*-*-*-*-*-*-*-*-*-*-*-*-*-*-*-*-*-

「米納斯,回四檔!」兩把水藍色的死神之鐮,變回一把長柄刀。

「器擬!」

『我的主人,這樣會消耗您的精神力的!』米納斯擔憂的柔聲說道。

「沒關係。鬼族,必須消滅!」

『…好吧!』無奈的妥協,一道淡藍色的光覆蓋默的右手,繁複的花紋攀附在默的手臂上,默直衝向特麗絲。

「無恥之輩!」特麗絲怒吼反擊,讓銀絲凝成巨型鐵扇往默甩去。

被甩出的鐵扇,前端分裂出一堆細絲般的銀絲,有如自我意識分兩邊前後夾擊衝向默。突然,一抹黑遮蔽默和特麗絲的視線。

「什麼?!」特麗絲驚叫了一聲,想要收回自己放射出去的武器,卻發現自己的絲線收不回來。

這抹黑隨著特麗絲的驚叫慢慢的分散開來,出現的是頭銀髮馬尾、金框圓單鏡的青年。

「冥府大人?」默看著青年問。

「嗨~小默,不過現在應該不是打招呼的時間吧!要專心喔,小默。」冥府之主‧多巴斯歌露出親和的微笑說。

……剛剛打招呼的人也只有您吧大人!我都沒說任何話好嗎!

「你們…你們要忽視我要忽視到什麼時候!」被忽視在一旁的特麗絲憤怒的將剛收回的巨鐵扇再往他們甩過去。

「這個地方…誰準妳講話了鬼族!」多巴斯歌雙眼瞪視著特麗絲,手一揚,朝自己飛過來的鐵扇就這樣停滯在半空中。臉上的表情與剛才溫和的笑容成強烈對比。

「你!」特麗絲咬牙怒瞪都多巴斯歌,姣好的臉扭曲猙獰。

「不該存在的鬼族,吾唯冥之主,吾要殲滅所有鬼族!」說完,喚出巨型瑣鐮飛向特麗絲。

「休想!!」特麗絲手邊沒有武器,手一伸凝成利器讓利器化型在自己手臂上,朝多巴斯歌攻去。

站在一旁的默飛到多巴斯歌身邊,「我也來幫忙!」舉起武器攻擊。

*-*-*-*--*-*-*-*-*-*-*-*-*-*-*-*-*-*-*-*-*-*-*-*-*-*-*-*-*

「我們,該做個了結了!比申惡!」梅達娜對比申惡道,身上的衣服被劃了不少口子,十分的狼狽。

「那是當然的!你們必須滅亡,吾必須統治世界!」火紅的頭髮凌亂,衣服也破了不少洞。但如此狂妄的話,讓與她對打的梅達娜冷下了眼。

「這個,就叫妳想太多!比申惡!」梅達娜冷臉怒喝,朝比申惡劈下一刀。

「想太多的人是妳!愚蠢的白色種族!」舉起武器彈開梅達娜的攻擊。一劃痕,一道震痕朝梅達娜逼近。

「哼!」梅達娜冷哼了一聲,也跟比申惡做同樣的事。就這樣兩道震痕撞在一起,震波震開來。強大的震波所帶來的重壓讓所有攻打鬼族和鬼族承受不住跪倒在地。

「愚蠢!!」比申惡怒吼著。

「哼!我說,該結束了!!」說完,陣法爆出,掩飾比申惡的視線。再使出陣法往自己胸口按住,用精神喊話。

『默,該做個了結了!』

『是!』默也用精神喊話回覆過去。

默瞬間移動移動到梅達娜身邊,將武器佇立一個點,口中默唸一段咒語,長柄刀分裂成千百把。

腳下的強烈陣法讓想趁虛而入的鬼族囉嘍退避三舍,嘴不停咒罵。

「水之唱、風與風起舞鳴,壹之水刀狂。」光點凝聚,十分的刺眼。腳下有如水潭般,翻起漣漪。

比申惡揮開朝她面來的陣法,像是注意到什麼似的,面恐猙獰怒吼:「不可能!!吾不準!!」手化成利爪,往默撲過去,卻被梅達娜所放出的武神阻擋住。

「梅達娜!吾不準妳這麼做!吾要阻咒妳!!」比申惡面恐猙獰的的瞪向梅達娜。

「阻咒我?憑妳?」

等梅達娜說完,默的精靈百句歌已接近尾聲,上千百把的長柄刀有如蓮花盛開的景象階有層次指向各周圍。

「全之數、百句歌,精靈眾、術士合。神之權、素與界降天空,壹佰殺魔落!」最後一句,默用力的吼出。

白光一爆出,長柄刀飛向有鬼族的地方刺殺過去。刺眼的白光讓所有人瞇起雙眼,耳邊還不時聽到鬼族與它們的王的吼叫。

精神力使用過度的默,只知道自己喊完的最後一刻,眼前一陣黑,昏厥過去。

黑色炫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